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 网站新闻 | 网站简介 | 网站机构 | 章程公约 | 知青群英 | 蹉跎岁月 | 知青风采 | 知青相册 | 知青网会员通讯录
知青档案 | 知青艺苑 | 影视歌曲 | 摄影沙龙 | 知青文化 | 知青论坛 | 知青联谊 | 知青旅游 | 知青商桥 | 知青基金
 
 栏目分类
知青文化
 网上调查
鐭ラ潚鏂囧寲

长篇霞颂第五卷 龙湾龙蛇

  长篇霞颂第五卷 龙湾龙蛇

第五卷 龙湾龙蛇

                         十四
          群雄闹纷争
独翠映日红
   

                             1

星期日下午,任广为几经思索,最终还是赶回到林场。明知这些人心性厉害,觉得这些事不那么好看,为啥自己还要参与。是怕孤单歧视想要改变处境,是想侥幸获取利益,还是所谓的锻炼锻炼?人世上好多事都不由自己地做去。 
大树旁,张立武宿舍的门开着一条缝。
就在广为要进门的时候,余抗美从大树下面快步绕过来,也要进门。
余抗美一边掀开门帘,一边说“放放水真痛快呀”。看着广为也要进门,好像一愣,问他:“有什么事?”
广为笑笑:“和你的事一样。”
余抗美乌青的脸上眼白更显得白了,冷冷地看着他:“我们商量大事呵。”
广为有点不高兴了:“那就商量大事吧。”说着先进了门。从小学起,余抗美就以局长儿子的高贵身份,时不时对“小地主”进行威吓。
此人养成了高傲、蛮横的脾性,即使对同是县领导的子女也是如此强劲。他这样的人,总能找到比他人优越的地方用来压倒对方。他已经捞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同学作对象--两家都同意的那种朋友,还是叫未婚妻合适。他应该参军的,为啥来当知青,岂不委屈。大约也是哥哥当了兵,老爹就让他下乡了。
立武坐在屋子里,正和几个人谈话。只是用夹烟的手点一点,示意广为坐下。
军贵、奋力和芳茗几个巨头都在,都神色严肃,似乎商量着攻打冬宫。这一代人“文革”开初那几年才有十二三,插不上嘴。现在我们长大了,该我辈说话了。大有作为,关心国家大事,这是领袖的号召、年青人的责任。世界归根结底是我们的。神圣的气氛笼罩在小屋子里,在大伙的心头。
立武继续他的讲话:“……考虑好了吗?从当前的时局来看,我们下一步的政策方针如何制订呢?这个,我们的运动,应当进入新的历史阶段了,这是我考虑来考虑去、几天睡不着觉的结论。在县城这两天里,做了一些必要的工作。电话联系过我爸的老战友,现在官复原职,是地区的一个局长。他说,按照中央的号召,开展批林批孔是大势所趋。同时,联系了我们林场老造反派老高同志。他前些年是风云人物,经常组织龙湾人上县城****,开着大拖拉机呢。是县工农司的一个服务员。住得离我不远,原来是在一个巷子里。昨天,广为他们到了我那里。下午,老高又去找了我。本来说他也一齐来开今晚的会,后来他觉得暂时不合适,就让我们转达他的慰问和支持,并希望我们一齐进行批林批孔运动。他已经争取到局领导的支持。”
小强想要欢呼。被立武用夹烟的手指弹压下去。
余抗美说:“操。这几天有点闷。这回有大事干了。咱就逗它一家伙。”
军贵点燃一支烟,沉思着。
王奋力对芳茗说:“看来运动要深入了哇。”
芳茗沉思地笑笑。
立武站起身来,披着他的黄呢子军大衣:“咱们上有中央的号召和形势,中有局领导的支持,下有林场造反派和知青的团结一致,一定能把林场改换面貌。这叫得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地利,人和,谁敢螳臂挡车!从明天起,全体知青上午继续政治学习,学习批林批孔材料,传达上级指示精神。”
小强觉得不好说但还是嗫嚅着说:“罗大力那狗日的?”
立武轻蔑地一挥手:“这个小爬虫,能奈我何,我们已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洪流滚滚,大浪淘沙!”
几个人都呈现着期待的神色。这就是当领导的精神优越所在。其实,人类中血淋淋的争斗大多数都仅仅是你高我低的个别人的心理问题,出自于人性中的好强。看透了这一点的人,没有希望时,就只好在权力场之外的战场上称雄,例如科技、经济和文化。此时此地,却只给人开了一个政治权力的擂台赛。其实,几千年的华夏历史不都这样!要像外国人一样,政治权利用投票来决定,那就文明进步了。不是说远古就有选举和禅让吗。
立武高瞻远瞩,伸出一只胳臂,成竹在胸:“这一回,我们是拿定了胜利的法宝。‘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我们要管林场,我们还要由龙湾林场向县城进军。”
广为献计献策:“还要一些措施吧?”
余抗美毫不客气地说:“不用你操心。我们都想到了。我,小强,勇敢,成民,都是执法队,以前叫作武卫队,现在我们叫纠察队。”
立武调兵遣将起来:“哎。这回你就没想全面。这回要拜广为作大将,多让这位秀才出些力。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嘛。我们有帅才,也有将才。广为,主要负责批林批孔专栏墙报,找大鼻子一起干,今晚就组织稿件,明天就在会议室编写,后天贴到大门一进来的仓库山墙上。奋力,芳茗,你们今晚就翻翻报纸,拟出十几条标语,一写完就刷出去,明天给全场造成一种气氛。就这样吧。”
广为显出思考周密的样子,说:“稿子不能少,要求全体知青每人写一篇。还得请示余修明,要林场提供用具,让鲁师傅作美工。”知青竟然没有一个做得好美工。
立武气魄十足:“好好。我去找余修明。你现在就去具体布置。再抄些报纸上的文章,画点画儿。要的是制造声势。曹操的八十三万大军,其实只有十三万。各位,这几天就别想睡懒觉了。今天连夜干吧。我们要轰轰烈烈干它一番。”


                             2

第二天,林场大院让人耳目一新。大标语刷了几十条,黑墨汁沥沥拉拉。歪歪扭扭的大字都是围绕着批林批孔的意思,把报纸上的口号移动下来,保持全国一致。大院走过的人都看得见会议室里一团忙碌。广为伙着几个人正在紧张编写专栏墙报。
已有两个人架着梯子,往仓库山墙上贴着写好的报头和图画。画着一个健壮的铁姑娘,有点像晓紫,脖子上围着干重活用的白色圆垫肩,一手护着胸前的红宝书,一手握紧一只大笔刺向一个穿军装的人和一个穿着长袍阔袖的人—都知道是林彪和孔老二。走过的人大都停下来观看。
老高披着小大衣走回林场,细眼抬起,脸上少见地露出笑意。广为请他批评指正,他走着说着“好。好”,却走向陶书记老人家的住室。
“极右”董师傅站下来,抄着手,看了看。没有理睬广为请教的礼节性示意,昂着头向大田走去。也许,他要停下来看一看,会有一些兴致—墙报上有一首五言诗,广为写的。
这首诗,是在太平顶林区大山上的松林里萌发灵感的。激动之下,当晚就在高峰半腰小屋里煤油灯下琢磨出来初稿。写的时候不停地闪过这样的念头:要让芳茗、晓紫和云香她们看到,起到微妙的作用。由此可知,广为对以上三位姑娘都有意,都欣赏,尚谈不上爱慕。假如有她们或者其中一人欣赏批评,就像《红楼梦》里贾宝玉参加诗会一样,那该有多么美好!唉,很清楚,贾宝玉和任广为不一样的一点是,人家是王候之家、****,比王奋力家还要高贵,而他任广为却连贾雨村都不如……我要为我的后代打出一片江山来,不能让他们再像先辈一样受人歧视。小诗叫作《咏松》,象征手法很普通,没有律诗的讲究,只是一种在虚弱的基地上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自白,实则爱情宣言,以当时世界流行而在中国二十年后才“拿来”的某种文艺理论来剖析则可以说是生殖崇拜。诗曰:
傲然凌绝顶,
直插霄汉中。
怒立搏雷风,
笑舞驾云虹。
银雪裹世界,
独翠映日红。
巍巍青铜柱,
欲将天宇擎。
只有一起编辑墙报的鲁师傅欣赏。老鲁是个三十出头的工人,整年巡山护林,竟然爱好美术。他自己说的,常常一个人拿着速写本,坐在高山峻岭上,写生画画儿。大山里能有任广为这样的知音,他十分高兴。面色白晰的老鲁好像领导一样果断,说:“写上去,我来写,配上画。多点美感,多点趣味。”于是,起着重大政治作用的批判墙报,穿插了一首小诗。
让人不好意思的是,除了看画面,没几个人详细阅览,更没人对小诗表态。董生成倒是看了看,没说啥。尤其,芳茗、晓紫和云香好像墙报旁边连芳影都没见着。不要急嘛。广为有些泄劲。更没有意料到,余抗美和小强雄纠纠地走过时,脸都不扭,目不斜视,好像带着敌对和轻蔑。
知青开大会的时候,任广为他们的墙报组就在会议室中间忙个不停。立武特许在不影响开会的情况下,抓紧出墙报的工作。


                            3

会上,立武手上夹着烟卷,就像县委领导一样,沉着有力、抑扬顿挫地讲述了目前批林批孔的重大意义,布置了今后的战略部署,要求全体知青团结一致,走上批林批孔的战场。
随后,王奋力开始朗读报纸上相关材料,什么“罗思鼎”,什么“梁效”。青年人好像上了好久没上过的历史课,听到了“文革”名人和样板戏英雄人物之外的孔子、秦始皇、盗跖、商鞅、吕后这些人的大名。好像,好多年了这才发现我们的背后有那么多的人影、那么博大的背景。有好多内容,听不明白,也不去弄清。你说啥就是啥吧,开会读报历来就是这么一种情形。
会议开完,人们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立武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抽烟。
余抗美也不动身,眼瞪着,黑黑的脸向右上方一拧,说:“我还有话。不能让那些峨眉山上下来的人摘桃子。”
立武看着,等他的下文。
小强呼应,瞪着广为:“对。我们是用拳头硬顶下来的。能写几个字就看不上我们了。”
人群后头,成民阴阳怪气地说:“清理阶级队伍了。”
没走出会议室的人都注意到了。
任广为一楞。头脑里清楚,青年们也都意识到,话里所指主要是他,而不是强健有力的军贵和奋力等人--也许带点这方面的意思。
广为站起身,气愤地说:“我请假,回城。”
立武缓缓地站起身说:“哎。老九不能走。”开始运用领导艺术,转身招呼:“抗美,小强,走,到我屋里。”
抗美脸一扭,说:“不去。”
立武沉下脸来:“批林批孔是大局。谁影响这个大局,谁没有好果子。走吧!”说着,大衣一抖,独自大步走出会议室。
小强拉着抗美走出去,撵上立武。
三人一起走去。抗美和小强自觉地护在立武两边。这就更能显示出立武的实力。
好久,难堪屈辱的情景依然维持着。在学校,这样的情景有过好多次,都在脑海里一一贮存着,随时闪现出来叫人难受。
大鼻子小声地劝广为:“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广为脸上已经变了几种颜色,眼神由迷茫变成愤怒,又变成凶狠,懊恼地说:“剩这点活,你们弄完。我,一夜都没睡好,回宿舍歇歇。出这么大力,费这么大劲,这是干啥哩!真***。”
说完,沉重地走去。有些趔趄地走回宿舍。
进了门一甩门,重重地躺上床。
快吃饭的时候,大鼻子回到宿舍,气愤地说:“刚刚听小强和成民嚷嚷着,日嚼你,想打人哩,说几个人都想揍你这个地主羔子。只等立武同意。立武好像没同意。”
广为半天没吭声。眼睛里阴沉的无奈中有着永生永世的沉痛,看着一个地方。后来,缓缓地说:“无赖小人们!世上没有理了呀。”
想起了军贵的强健。对比自身的文弱,一百斤都不到的体重,手无缚鸡之力,只有读书的大脑袋。也没有拉帮结伙的实力、经验、企图和能耐。唉,练武功已经晚了,当初也没想练。生活就是这样的简单:弱肉强食(欺)。最根本的问题是,他的家庭没有根底,处在被污辱与被损害的下层。陀斯托也夫斯基的长篇小说《被污辱与被损害的》,广为阅读时曾经沉浸在那种无奈的氛围里。但又想过,书中的女孩子不过是一个人被势利的贵族家庭所遗弃,而自己这一类人则是整个家庭几代人都被污辱被损害,并且似乎永无奔头。
大鼻子,一样的文弱书生,一样的有问题家庭,关心地问:“咋办呢?”
广为愤激地说:“打,就和他狗日的拼。不打,咱就少管点闲事少出面了。我想立武不会不顾及一点老同学的情面。”
大鼻子哼一声说:“余抗美不是你同过班的老同学吗!”
广为说:“这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也留意这些家伙吧。没道理,只有实力。耍**就是这样。看来,咱得另谋出路了。天地大着哩。”
大鼻子说:“强人也强着哩。”
广为说:“咱也强起来嘛。无非找几个会武艺的。我不吃饭了。你甭管我。”拿起一本书,进入多年来的避难所。

                          十五
                     颠倒百年情
挥洒千古评


                               1

午休自然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抗美、小强和立武。强迫自己不去想这几个人,不中,脑子不受控制地深入思考,绞尽脑汁。其实,根本不在这几人,在出身哪。但还是积聚了越来越愤恨的情绪。用大道理引导纠正自己也行不通。
下午,广为决定不再到立武那里去运动了,不去管墙报的事,拿着本书走向大田。要走成一个古诗词上才有的与世无争的书生造型、隐士形象,飘摇地漫步,独个儿徘徊。林场比起城里的好处在于树林、田野,让人读书、散心。
麦田像浓绿色的云空,想象人在绿绿的云中悠荡,心地一阵快意。单纯的绿色给人愉悦的感觉,并且将要长出金黄的果实。要说,一个平凡农人都会有他的诗意人生。不去管别的事了。蜗角虚名,蝇头微利,我岂在意。绿苗大田,一棵棵裸露着枝枝杈杈的苹果树成排成行。它们平等划一,人是它们的主管领导。人不大需要独立成长的树,需要的是在千篇一律的范围中有点多产的树。这样,由人来主宰,它们之间的竞争性就不强了,没有到了争斗打闹的地步。
顺着大门前坑坑洼洼的土路走下去,也就二百来步,便走到大田中心那棵百年大槐树下。
扫瞄一遍宽阔的机井和看护大田的棚架。
坐到离地三尺的棚口。看一会儿书,不中,书上的世界进入不下去,一会儿就又跳出来了。便发一会儿呆。望一望远处几排白杨树,一带槐树林。树林间隙闪耀着洛河水流,再远便是围墙一样的黄土山岭,山峰间隙起伏着远方淡蓝的山峦。再远,太平洋,美洲,欧洲。马列的著作写着他们走过多个国家,太自由了。行万里路,古人周游列国,“乘桴浮于海”。而现在,出国,全县只听说一个当兵走的领导干部孩子到第三世界国家当了武官。自己休想吧,能有个好点的生活也就是有如意的对象,再分配到一个养活一家三口的工作职业,就成为终身大事,草木一生,万事皆休。
远处,小溪流上,翡翠鸟飞箭一样射来射去。自由自在,没有那么多烦人的思考,一心只想着水中的鱼儿、窝里的小鸟。美,美得沉醉;吃,吃得低俗;两者也能完美统一,形成平衡状态。如果打破这种状态,就会有破坏和悲哀。
云英那妩媚的笑容,不停地闪过脑空。找一般女子对上象,也就了此残生。追求美人,就是高层次人生。人之所以为人,有高出水平线的追求,有空想和梦幻。我要奋斗。我是人,我不能做一般吃吃喝喝、碌碌无为的人。但是,这种政治的奋斗,看来不适合自己,自己没有实力,也没有适应的心性。
看景,思索;思索,看景。忘乎所以,不知时空。


                              2

有人从苹果树掩映的大田那边走来,悉悉索索的步声惊动了广为。
“吭。”
老董董光许来也。曾经冲出深山、遨游九洲的先行者,他有多少经验和教训哩。董师傅昂首阔步,双手背后,鼓出肚子,成了眼前世间唯一的高大形象。他看着广为,凌厉的眼神似乎看穿一切。那身蓝色中山装已经泛白。
广为站起招呼:“董师傅,干活呀!”
董师傅在没人的时候就讲究礼节多了:“我看园子。你看书!好。吭。”
董师傅走近他,在他旁边坐下去。极右派看到没有旁人时,就会恢复本来的面目。怪不得宣传、会议、书籍都对阶级敌人说得很清楚。他按照客观规律开始了自己阶级必然要进行的活动,首先谈起来了,不怕这个小年青人,何况知晓这个知青的根底。就像自己人一样谈起来了。
“看书是好的,要结合实际。实际可是很难结合,太复杂了。吭。复杂正说明事物的奥妙,不是一览无余的单调。生活的味道就在其中吧。”哲理,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有多少思索,多少惨痛,到了升华。
广为是虚心的,古书上教导人们以礼待人,古今同理:“董师傅经见得多了。我正想着,像你一样闯世界。也想走出去。闷得慌。”
董师傅脸下部似乎微微地笑着,眼睛却严厉地向远望去,大概回望自己的一生苍桑,特别是想起打成极右的痛苦屈辱经历。眼仁底部映出一圈黄褐色的光亮。沉默一会,重新打量了眼前这个年青人。他坦率却又漫无边际地说起来:“真奇怪!真可笑!几个知青,仗着干部家庭,竟然敢在总是斗争他人、殴打他人的工人头上动土。我虽然老是叫他们斗争,还是要说,知青这一次是胡闹。吭。胡闹竟然也是革命!好多事情,倒行逆施,也中。这个理竟然是倒着的。哈。我发现,正像人眼成像据说与真实倒立着一样,这世上的理也是倒着的,行得通的。经常,善有恶报,恶有善报。几千年书上写的,老祖宗这么样子传种接代一起传下来的,都弄反了!怪呀!吭。”
看看广为波澜不惊的样子,估计他有同感,董师傅继续大发议论:“不说别的了。国家也和孩子们一样胡乱闹,好像精神犯了病。传达文件上居然说,走**也有好人!吭。这不是老糊涂了吗!事可以这么来,理不能这么说。世上莫有正理就乱套了。吭。这样说岂不要人无所适从。下发的文件越来越奇怪。”哲理之后,终要具体。
这可是“恶毒攻击”。但现在,两人世界里,极右董师傅是豪强,特别是不在意这个“右派”后人会去告密,一眼就把这个年轻人看个通透。
“报纸宣传吕后事迹,什么继承刘邦路线,什么能力强。吭。看来,江青想当吕后,想当女皇武则天了。”老董看了看小青年惊奇的眼睛。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站在一条水平线上谈话的对象,憋闷的心胸需要释放:“我看她不好当。首先和丞相这些老干部的关系都处理不好嘛。吭。想让她当,也得给她点实权、给点军队嘛。又怕她当,怕她像武则天一样穷奢极欲,找面首,杀妃子。她当了吕后,那就看吧,新式‘文革’,大跃进,饿死人,都又闹腾起来了。”
“文革”那么厉害,有一点**言论都可能坐牢、杀头,但是人性改不了,还是有人说来说去,竟然要管权力中心的事,高天滚滚寒流急呀。绿色的麦田幻做会场。那些麦苗、苹果树都会举起拳头,高呼打倒批倒。


                                3

“你们跟着瞎起哄,搞什么批林批孔,真好笑。我看着真好笑,真可恨,真胡闹。孔夫子怎么可以批倒批臭呢!吭。他落后了是真的,有不少歧视妇女之类的问题,但是他老人家是中国人也是世界人生活的导师嘛。中华文化大厦,靠他老人家作为一根主要支柱来支撑嘛。你读过《论语》、《中庸》和《大学》莫有。那上面的话,多在理,人类的理。莫读过批什么!工农兵,懂个毬毛!跟着瞎几巴闹,为着几碗饭饿不死,低下着呢。也不怨他们,有人掐着喉咙芯。唉。历史上都有。魏忠贤阉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赖痞骗子奸贼起哄闹事,遍地造生祠,贡献祥瑞,玩弄民意,天下汹汹,趋之若狂。凡攻击孔夫子的,都有道德人品上的大问题,做亏心事,做恶事。批倒孔子,这不是要批倒爷爷批倒祖宗嘛!你不想传他们的种了,那就批倒吧。换成外国人的种,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对孔夫子,对古代文化,我的态度有个八字方针:尊敬继承,批判再生。用人类进步主流文化来再生。吭吭。说是批孔,我看是批周公。谁最像孔子?报纸上都写出来了,‘君命召,不俟驾而行’,‘翼如也’,就是两条胳膊架起来,周总理就是这样嘛。吭。法家香起来了。可笑。商鞅好,吴起好,秦始皇好,怎么都不得好下场,怎么都断子绝孙!好大的家业、国业、皇业、帝业,怎么都一下子土崩瓦解见鬼去了!你不讲人性人情,人也不会跟你讲。就说商鞅吧,把全国人都搞成劳改犯、装甲兵和亡命之徒,把国家弄成大监狱,把封建社会、小农社会、放牧社会复辟成了军事奴隶社会,吭。怎么样?倒是一会子见效了,富国强兵穷百姓――岂止穷,连命都不归自家了――,并吞六国,横扫天下,人莫予毒。能有多久,还万世以至不朽呢!做梦吧!心脑最容易出问题,有啥办法保证呢。我看始皇帝是心脑出了问题,逆天背理,只怕是叫谋杀的。自己先完蛋,家族也完蛋,几十个儿子都让胡闹的胡亥二世给屠杀光了,一个大皇朝也完蛋。中心开花了,莫一路兵马去勤王,去复辟,去中兴,去弄个南北朝。这里面有道理在,有中华大道在呵。中华大道,简单说就是阴阳辩证之道。帝制社会,必要讲究道儒法并举,霸王道杂之的辩证法。既要赢政,也要仁政嘛。既要郡县制,也要封建制。譬如秦这个字吧,上半部春而无日,下半部秋而无火。这能长久吗!再譬如阴阳男女公母协调和谐。始皇帝因为他妈**风骚就痛恨女人,要性对象而不要老婆,死了莫有管家婆,莫有吕后。我看了,历朝历代,莫有管家婆是不中的。刘邦有吕后,刘秀有阴丽华,唐朝有武则天,宋朝几个太后都被称作女中尧舜,明朝有马大脚,清朝太后带着儿子进关出关。再说吧,始皇帝才活了四十九岁,过激就会要命,刘邦这个年纪才起兵。始皇帝开辟帝制,也才风光了二十来年,暴起暴灭,几百年的家业让这个败家子给毁了。那能有周朝联邦共和八百年好哩。吭吭。周朝之前也是联邦共和,加上了周朝的井田制,真正的封建社会主义,讲法制讲礼义。集权**可只是为一个人、一家人、一帮子人的;要联邦,为所有家庭,各个王国、侯国、族国共和联盟。无为而治,黄老之治,这才是传统的正道。吭。好多年小老百姓都有一个误传瞎说:老的旧的都是封建。可笑!啥叫封,啥叫建?就是封王建国嘛。秦朝咋是封建社会咧!要封建的话,他的二十来个儿子也就死不了了,一人一个小国家,作了皇上的藩镇。皇上有了难,烽火一连串千百里长远,就有人起兵勤王嘛。秦朝就会像周朝八百诸侯长达八百年的天下,就像汉朝封建制加郡县制双重体制的四百年,后来的皇朝都是照着周朝汉朝学的。吭。始皇帝他不懂封建,他那郡县制是官建制、专权制,是官僚社会主义,一只脚怎么撑得了大鼎。官就几年任期,才不会也莫法子操心他的皇朝寿命。他不懂得双重体制的稳固性呵。有三足鼎四足鼎,哪里见过独腿的残疾撑得起身体!健全社会有立法、司法和执法三重体制。民主选举就更好了,大同盛世。好世道的最终表现、最终目的是家庭的生活,是个人的幸福。寡人好色不要紧,只要与民同乐就好。谁不好色,谁不好谁就不是正常人嘛,不过要讲究发乎情、止乎礼。今天,世界都发展到那里去了,美国人都上月亮了。反西方干什么,马克思主义不是从那里来的嘛,科学技术那一样不是人家开创发明的。我们吃的住的用的,那一样莫有西方人的发明创造,连个自行车都是人家发明成的。还骂人家,谁都莫有中国人这样黑心烂肝肺,这么多奸邪,大大小小的奸贼、骗子。讲究个人生活,自由,平等,民主,这有啥不好,这是长远目标嘛。一时达不到可以慢慢来嘛,反倒定成资产阶级批倒批臭。资产阶级!?截止目前历史作用最伟大,马克思说的。四十年代,全国莫一家不叫喊民主的,都像疯子一样热乎哩。”  
董师傅目光炯炯,谈吐挥洒,从千秋史迹中信手拈来典故人物。大中华,那是一个超级生命,成了他反复透析和诊疗的对象。他就像一个中西医结合的医家,使用身边仅有的一二科学仪器,主要用着古医法的望闻问切,抓住了核心,追踪着神魂,弄清了要害,疏理了脉络,找到了细胞,研究着基因。应该说打右派这二十年里,他不知多少遍地思考探索。今日今时,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黄河之水天上来,浩浩荡荡,翻卷奔腾。
“就说咱的历史吧。你肯定看过几大本子历史书吧。吭。文景之治,唐宗宋祖,领导都很好嘛,尊重臣僚,与民休息。有了宋太祖遗命规定,三百年宋朝莫有杀一个读书人,只杀了一个武人就是不懂行的好元帅岳飞。普天下物质丰裕、文化发达。元军横扫亚欧几十个国家,但宋朝却是那么多国家中最后灭亡的。十万人跟着小皇帝跳海呀,因为那是他们自己的政权!提到宋仁宗,我都想哭,好人呀,好皇上呀!明朝,咋不叫成个黑朝,那就名符其实了。刻薄寡恩呀,朝堂上打那些高级干部的屁股,打得人莫脸莫皮了。杀人,忠心朱家的书呆子方孝儒也被株连十族,就不能关起来吗?!好吧,亡国的时候,大臣干部们跑了个净光光,说投降都投降,因为那是朱家的政权。好人,不管是小民还是万岁爷,很难承当好人一个词。光武帝,刘秀,这是个好人,圣人。就在对面村子住过(他气势如虹地指了指河对岸),夜晚时住的,所以村子叫黑了宿。那是个有学问的皇帝,能耐强呵,就莫咋见大文人辅佐,昆阳大战带着三千人冲进四十万大军,三十岁,一统天下,太平盛世。德行好哇,两千年开国君主就他一个开国的圣王尧舜。没杀一个功臣,都捧到凌烟阁上去敬着。光是处理家事就很仁德。吭。等到明朝叫花子和尚朱元璋,他和他那个儿子明成祖都是大恶魔托生人世的,枉杀多少人都不当一回事,杀的花样还要千奇百怪,剥皮揎草,株连十族。从他开始,比着谁最黑、最毒、最贱、最会骗。等你弄清了很多他们的所作所为,你年轻脆弱的心脏会受不了的,会脑溢血,会吓死。恐怖才是**社会历史政治的实质和真相呀。吭。啥叫仁爱!弄得孔老夫子可悲、可笑!清朝,萨满教,据说跟印第安人是一族的,从西伯利亚下来的,挺利害�4蛹姨煜卤涑闪俗逄煜拢巡皇锹宓奶煜氯硕嫉弊髋牛奥浜螅鞯梦鞣骄⒀笄拱烟葑雍涞闷吡惆寺洹D嵌卫犯静皇悄忝撬赖难印I缁崾钦Ψ⒄沟模科婀盅剑∥乙餐诽邸V缓萌隙ㄒ桓觯荷Γ锩媸强萍肌5牵胰隙ㄒ桓觯⒄沟纳缁幔褪侨嗣歉由钭杂尚腋5纳缁帷!� 
轰隆隆,西边远远的公路上驶过几辆嘎斯汽车。这些声音,使得董师傅回到了眼前的林场现实。
广为的耳朵里好像突然听到大树上响起的鸟儿叫声。 
“咱们场,有一个人,高绍信嘛,吭。想当林场的朱元璋。他无时不想着兴风作浪,篡位夺权。他打死人,失了势。毕竟不是一百年前嘛。我们都奋斗了多少年,世界格局都变成了啥,***镇着呢。机关枪扫灭了横扫世界的骑兵阵。大炮轰塌了雄踞千年的城墙。核****镇住了**民的国家。那能永远乱杀一气呢!人类会毁灭自己吗?自己的小命也很主贵嘛。找到我的小黑屋子里了,拉拢我斗走资派。什么走资不走资的,奇谈怪论。想着我是右派,有怨气,会跟他干,当他的替死鬼、敢死队。哼!我岂是他这种小癞痞的同类。我给了他个难看,叫他滚出了我的小屋子。你们要小心惕防哪。上挂下联,经常跑林业局找主子,肯定蒙住你们这帮闹事的知青。这个人,林场职工都知道都害怕,武斗杀人,无信无义,不择手段,无赖地痞。孙中山说过,政治就是欺骗。马克思说,政治包括三个含义:残酷、血腥、欺骗。等你长大,你会弄清楚很多事的。但愿你不会被打成新生资产阶级。但愿从你这一代人起都有公正的起点、光明的前途。天乎天乎!命矣夫!吭。”
董师傅无可奈何而又雄浑悲壮,怒目苍天,眼神像一双寒光闪闪的干将莫邪,直要刺透到苍茫天地和大千世界的实质中去。他的胸脯就像要爆发的火山。他评说千古,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对话、最主要是能听懂他所说的话的人,危险系数不大。好多知青,你说啥历史,他一窍不通,只会眨巴眼睛,可悲。好个青年书呆子,饱读诗书,苦苦思索,面相端庄,心地正直,正是老董寄予厚望的新生一代。
老董的话犹如千钧霹雳,击倒了广为心中臃肿而又浮躁的知识和理智的围墙。尤其是后头那几句话,让广为大为震惊,以致于他呆呆地长久地看着苹果树后面的远方:苹果树后面竟有那样的人心的复杂。老董不仅贬斥身边的人,而且老先生对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对政治都这么敢言。政治大人物,那都是些什么人呀!一条小命对他们来说岂在话下。一个青年,知道的太少了,可能连大象的一条腿都摸不清。我太小了。受不了了。


                             4

老董注意到小年轻人这么个神态,想,不要让这些不懂事的孩子受不了,转换话题以做遮掩,似乎不离刚刚说的话其实已经莫有火气和危险,不讲政治了:“噢。五十年代初,我认识北京一个人,爱到旧贷市场淘宝贝。吭。从一个地摊上淘到一卷电影胶带,两块钱买回来。你猜是什么,孙中山讲话录影带。等到纪念孙中山诞生九十周年的时候,上边都想找有孙中山影像的电影,怎么找都找不到。听说他有,买走了。多少?吭。两万。那时候的两万,盖一座三层楼哩。这人呀,你都不知在什么地方会发财。”
这些话震动性远远不如刚才的话,就像巨大伤口抹上土粉面作为应急的药物。广为的年青脆弱的心灵仍然处在刚才受到的震撼中。我看的书太少了。我经的世面太少了。世界,你太复杂了。有人什么也不知道也就那么活过一世,问题是胡乱渡过或者胡作非为了一生。老董的话,广为要反刍一段时间,也许要反刍多年甚至一生。老董的话,是从血与火中得出来的,应该有无数人的生命做代价。
广为应该有回应,仅从礼貌上说,也从道理认知上说,都要回应:“我也在思考。读书,常常有一半的动机是弄懂世界。我知道的太少了。简直是井底之蛙、蚂蚁缘槐。我怕我经常很可笑。”
一番铺天盖地的暴风雨之后,董师傅展开一幅优美温馨的林间小景。他望着远处,平静了许多,竟然又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有个侄女,十六七了,长得好。吭。”说完,停下来等待着。原来,董师傅与他见面又有一个目标。
广为知道他在给自己介绍对象。可是,云英……挡住了一切对象的路。他不吭一声,无言以对,装成没有听懂的样子。
董师傅给自己圆场:“不过,她家在农村。吭。”意思是不再提此事,或者说球踢到了你那里看你的反应了。
广为心里暗暗埋怨自己对待这种事没有经验和能力。
董师傅不看他,但话题从世界之大降落到家庭个人之小,慢慢地严肃地阐述着他的人生感悟:“人嘛。要会关心自己。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想要啥,什么群众都不管他人死活。心里不好受要会自己宽松,自己开心。对人最危险的事可以说是心里难受想不开,气血不通。这是致病第一原因。中西医结合,西医为主,它科学见效,中医为辅,但是这个辅却是整体的、基础的。中医原来不叫中医,叫‘中’就小看自己了,叫医道、医术,叫岐黄之术。就像咱中国人原来不叫中国人,叫华夏人或者中华人。譬如说,按中医理论,相由心生,病也由心生。精生气,气生神,神生魂,魂魄在心�7垂椿暧跋焐瘢裼跋炱跋炀跋焯澹馐侵幸降拇蟮览砺铩P睦碜钍怯跋焐恚睦砗蜕砗掀鹄床攀巧硖濉I硖迨紫纫谩S朴仆蚴拢ù宋螅皇强思焊蠢瘢亲约荷硖濉?浴N艺庖欢辏叩侥抢锒及牙掀糯谏肀摺?浴Kぷ鳎墓ぷ骶褪枪眉彝ド睿易稣庾瞿牵卣瘴业纳硖濉N易ビ愣崤搿N野胍估镌谑飨旅婕褚话俺鐾恋闹顺妫嵊驼ā?次艺馍硖澹纯凑饧∪猓纯凑舛瞧ぃɡ隙龀鱿嘤Χ鳎?浴N乙桓鋈耍绻宋迨烀5牵芏愿赌忝侵嗉父觯鹂从械拇蹲樱械牧肺涫酢N掖有《潦榱肺洹D且荒辏沂辶礁鋈耍映抢锩诨卮遄樱肼飞吓龅狡甙烁鐾练耍蠛粜〗械摹�**。老子不怕。我俩立即卧倒在一座坟头。对面人摸不清,他们也担心害怕,不敢动弹。我大声喊:‘卧倒!三班左边包围,二班右边进攻。’哈。土匪全吓跑了,跌跌爬爬。吭。那年我十三岁。这些年,叫我夜里看果园,他们选对人了。我只要这里一站,不用吆喝一声,小偷吓跑,狼都不敢来。一个人在黑夜里称王称霸,嘿。莫想到学了一身本事,用来吓唬小偷吓唬狼了。我是打过仗拼过命的呵。跟日本人打。唉,虎落平阳被犬欺,凤凰落架不如鸡。”
广为认真听着。接受再教育,没想到这一次的再教育这么深刻。董师傅真是师傅。老右派找到一个一吐愤懑的机会,给右派后人灌输他多年的体验和思考。广阔天地,才有这样的人。城里不中,很难有这样的人。自己所住大院前面门市上有一个老先生,也就董师傅这么大年纪,也是右派,解放前当过倾向***的“**学生”,****抗议苏联大兵大肆强奸东北女人。形象可观,颇为庄严,但表现相反。挨斗挨打,跪在地上举起胳膊投降。一个大个子楞头青同事,一说话就嗡嗡地发出回声和颤音,在他撅起来的屁股上踏上了一只脚。整天关在小屋里,从不多说一句话。总是走路低头不看人,碰上单位的人在眼前老是低着头。害了绝症食道癌,死了不到一年。人都说是窝囊死的。让人奇怪的是,听说喉咙咽气的时候,竟然放了一个相当响亮和悠长的大屁。
董师傅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对着天地山川大发宏论。他又回到年青人身上,慢慢地说:“看书吧。有机会外面走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能读下来,能走下来,莫有折损,就会有造化,就是大修炼。现在嘛,当然想锻炼,想体验了。莫事干,那就运动运动好了。出身不好,父亲又是右派,必定莫有什么前程嘛。同学,邻居,一辈儿的娃子闺女,骂你小地主的不少吧,必是从小到大。最怕人的是,将来成了家,受人气,当批斗对象。谁跟你哩,只有一样出身的女,谁也不说谁。只怕出身不好的女也要挑挑成分。这么着,活一辈子也太窝囊了。还有怕人的事,北京呵,天子脚下,‘文革’一起就斗死老师校长上千人。郊区几个村呵,红色恐怖,大杀四类分子,全家都杀,斩草除根,小孩子也完了。活埋地富,往坑里面铲土。小孩子说:‘奶奶,迷眼。’奶奶说:‘孩子,闭上眼,一会就好了。’唉。苍生何辜!苍生何辜!你还想参军、入党、提干、上学,休想吧。那咋办?唯有读书。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说不了,这真说不了,会有时来运转的一天,上大学,当干部。不受人歧视,不叫人骂地主羔子。能自由恋爱。会有的。读书吧。吭。前半辈子读好书,有了知识本事,自然有施展才华的时候。连我的心都不死。我总想着有回北京的一天。国家有需要我的一天。太公八十才遇文王。五七年我说了几句实心话,不就是建议民主开放、发展民营企业、关注民生嘛,不就是接上抗战后的民主政治势头嘛,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嘛。几千年连皇上都叫上奏章议事哩,有时候草民都可以,何况我还是在朝的官员!更何况我还是响应最高层的号召。搞小人勾当,就给我戴帽子,把我从国务院部门中打下来。劳改莫整死,又弄到农场,又发配回来。事情那有这么简单!这些事都要上历史书的。董光许吾处江湖之远,仍然忧心国事哩,则忧吾君就是中国人。吭吭。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北溟有鱼,其名为鲲。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闯荡江湖大半生,什么都看得透。从小攻读古书,有着现代人很难具备的文化素养。身在中央政府,眼界宽广高远。林场最大的监督对象老董坐在棚口仰望长空,也有些茫然,好久不说话,肉块紧绷的脸膛显示出力量和信念。
静穆的大树下,一老一少两个有着历史渊源的人沉默好久。不想说啥,啥都不说,却像在说很多很多,说着这山、这河、这人、这天地……
好一会儿,能抽三四支烟吧。望望已经和刚才不同的果园、白杨和洛河滩。人和树,太大差别了。
林场大门那边走来几个人。老董立即站起身,昂着黑发向后梳理的头颅,头顶心有点亮的地方是谢顶,手背在身后,一步步向大田北头走去。
广为静静地望着,头脑里却像沸腾的开水锅。他缓缓地转过头,看着一人搂不住的大槐树。黑褐色的树皮一块块粗糙干裂,犹如通身铁甲,抵挡了一个世纪的风霜雪雨呢。大树可是啥都没有说出口。

                           十六
良心笑年青
新主大会拥


                              1

没过几天,林业局党总支下达文件,提拔老高做了支部副书记。事情明摆着,正书记老陶眼看就七十岁的老人家,他那古里古董的性情就是干也没多大劲儿了,林场的世事也就老高这个铁腕一手大拿。老高在大院里匆匆地走过,脸还是板着,眼睛不大抬起,笑起来只是嘴巴咧一咧。身上的变化却比较显着,换掉发白的深蓝色扁平干部帽,戴上了高帽子。这个样式的高帽子刚刚时兴,黑卷毛的无檐筒子帽,电影上哥萨克戴的那种。蓝小大衣换成了新的,脖领子围着毛茸茸的狐狸皮。毛皮裁得不宽也不长,据说是老高开枪猎获的狐狸,这会儿派上了用场。老高的最大猎获,是看不见却又看得见的。
老高忘我地工作着。站在大院里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和人谈话,谈话现在是他的主要工作。在林场闹腾奋战多少年,他才干到今天与人谈话即领导工作的地步。跟书记场长在后者的办公室旁边谈话。跟办公室主任余修明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谈话。跟干部工人在各处谈话。跟立武在麦田地头谈话。
又没几天,大鼻子进门来,尽量平静地说:“立武和奋力成为入党培养对象。”
伴着大鼻子显示了一点儿微妙心理的声音,知青宿舍那头传来声声欢呼和阵阵乐曲。
任广为无言以对。
门口走过余抗美,却是另一番模样。本来就黑的脸更是漆明发亮,皱着眉头。他感到委屈和无奈,自己一直冲锋陷阵,却不如王奋力受重视,应当是自己爸爸的官位不如奋力爸爸的高吧。他对小强和勇敢的欢呼很不满,训斥过勇敢一回:“兴奋啥!你这个笨蛋。”勇敢委屈地看看他,没说啥。他这一向老是朝女知青小莲的房间跑,男女打打闹闹不寂寞,谈笑,打牌,下棋。有未婚妻不影响他跟另外的女子打闹,女方无知也就无怨吧。也有人说未婚妻有过情人,抗美大展身手,劈手夺美,英雄气慨震荡在县城青少年心目中。上了床就跑不了了。那女娃子丰满、端庄加漂亮,在十字街百货公司门市部里做着很吃香的营业员。那可是全县的中心,估计边远山乡的农人都会慕名来到县城朝拜,看一看透明的玻璃柜后面的排场女子。美女能做上这份工作,抗美的局长爸要起到决定性作用。


2

作为大院以及林场新的主人翁,老高在这人生的高峰期紧张工作,全力以赴,以致于中风感冒。但他发扬党的好干部焦裕禄的精神,坚持工作,不回家休养,住在陶书记旁边的一间屋子里。
广为已经听大鼻子说过,不少知青都去看望高

第五卷 龙湾龙蛇

                         十四
          群雄闹纷争
独翠映日红
   

                             1

星期日下午,任广为几经思索,最终还是赶回到林场。明知这些人心性厉害,觉得这些事不那么好看,为啥自己还要参与。是怕孤单歧视想要改变处境,是想侥幸获取利益,还是所谓的锻炼锻炼?人世上好多事都不由自己地做去。 
大树旁,张立武宿舍的门开着一条缝。
就在广为要进门的时候,余抗美从大树下面快步绕过来,也要进门。
余抗美一边掀开门帘,一边说“放放水真痛快呀”。看着广为也要进门,好像一愣,问他:“有什么事?”
广为笑笑:“和你的事一样。”
余抗美乌青的脸上眼白更显得白了,冷冷地看着他:“我们商量大事呵。”
广为有点不高兴了:“那就商量大事吧。”说着先进了门。从小学起,余抗美就以局长儿子的高贵身份,时不时对“小地主”进行威吓。
此人养成了高傲、蛮横的脾性,即使对同是县领导的子女也是如此强劲。他这样的人,总能找到比他人优越的地方用来压倒对方。他已经捞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同学作对象--两家都同意的那种朋友,还是叫未婚妻合适。他应该参军的,为啥来当知青,岂不委屈。大约也是哥哥当了兵,老爹就让他下乡了。
立武坐在屋子里,正和几个人谈话。只是用夹烟的手点一点,示意广为坐下。
军贵、奋力和芳茗几个巨头都在,都神色严肃,似乎商量着攻打冬宫。这一代人“文革”开初那几年才有十二三,插不上嘴。现在我们长大了,该我辈说话了。大有作为,关心国家大事,这是领袖的号召、年青人的责任。世界归根结底是我们的。神圣的气氛笼罩在小屋子里,在大伙的心头。
立武继续他的讲话:“……考虑好了吗?从当前的时局来看,我们下一步的政策方针如何制订呢?这个,我们的运动,应当进入新的历史阶段了,这是我考虑来考虑去、几天睡不着觉的结论。在县城这两天里,做了一些必要的工作。电话联系过我爸的老战友,现在官复原职,是地区的一个局长。他说,按照中央的号召,开展批林批孔是大势所趋。同时,联系了我们林场老造反派老高同志。他前些年是风云人物,经常组织龙湾人上县城****,开着大拖拉机呢。是县工农司的一个服务员。住得离我不远,原来是在一个巷子里。昨天,广为他们到了我那里。下午,老高又去找了我。本来说他也一齐来开今晚的会,后来他觉得暂时不合适,就让我们转达他的慰问和支持,并希望我们一齐进行批林批孔运动。他已经争取到局领导的支持。”
小强想要欢呼。被立武用夹烟的手指弹压下去。
余抗美说:“操。这几天有点闷。这回有大事干了。咱就逗它一家伙。”
军贵点燃一支烟,沉思着。
王奋力对芳茗说:“看来运动要深入了哇。”
芳茗沉思地笑笑。
立武站起身来,披着他的黄呢子军大衣:“咱们上有中央的号召和形势,中有局领导的支持,下有林场造反派和知青的团结一致,一定能把林场改换面貌。这叫得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地利,人和,谁敢螳臂挡车!从明天起,全体知青上午继续政治学习,学习批林批孔材料,传达上级指示精神。”
小强觉得不好说但还是嗫嚅着说:“罗大力那狗日的?”
立武轻蔑地一挥手:“这个小爬虫,能奈我何,我们已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洪流滚滚,大浪淘沙!”
几个人都呈现着期待的神色。这就是当领导的精神优越所在。其实,人类中血淋淋的争斗大多数都仅仅是你高我低的个别人的心理问题,出自于人性中的好强。看透了这一点的人,没有希望时,就只好在权力场之外的战场上称雄,例如科技、经济和文化。此时此地,却只给人开了一个政治权力的擂台赛。其实,几千年的华夏历史不都这样!要像外国人一样,政治权利用投票来决定,那就文明进步了。不是说远古就有选举和禅让吗。
立武高瞻远瞩,伸出一只胳臂,成竹在胸:“这一回,我们是拿定了胜利的法宝。‘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我们要管林场,我们还要由龙湾林场向县城进军。”
广为献计献策:“还要一些措施吧?”
余抗美毫不客气地说:“不用你操心。我们都想到了。我,小强,勇敢,成民,都是执法队,以前叫作武卫队,现在我们叫纠察队。”
立武调兵遣将起来:“哎。这回你就没想全面。这回要拜广为作大将,多让这位秀才出些力。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嘛。我们有帅才,也有将才。广为,主要负责批林批孔专栏墙报,找大鼻子一起干,今晚就组织稿件,明天就在会议室编写,后天贴到大门一进来的仓库山墙上。奋力,芳茗,你们今晚就翻翻报纸,拟出十几条标语,一写完就刷出去,明天给全场造成一种气氛。就这样吧。”
广为显出思考周密的样子,说:“稿子不能少,要求全体知青每人写一篇。还得请示余修明,要林场提供用具,让鲁师傅作美工。”知青竟然没有一个做得好美工。
立武气魄十足:“好好。我去找余修明。你现在就去具体布置。再抄些报纸上的文章,画点画儿。要的是制造声势。曹操的八十三万大军,其实只有十三万。各位,这几天就别想睡懒觉了。今天连夜干吧。我们要轰轰烈烈干它一番。”


                             2

第二天,林场大院让人耳目一新。大标语刷了几十条,黑墨汁沥沥拉拉。歪歪扭扭的大字都是围绕着批林批孔的意思,把报纸上的口号移动下来,保持全国一致。大院走过的人都看得见会议室里一团忙碌。广为伙着几个人正在紧张编写专栏墙报。
已有两个人架着梯子,往仓库山墙上贴着写好的报头和图画。画着一个健壮的铁姑娘,有点像晓紫,脖子上围着干重活用的白色圆垫肩,一手护着胸前的红宝书,一手握紧一只大笔刺向一个穿军装的人和一个穿着长袍阔袖的人—都知道是林彪和孔老二。走过的人大都停下来观看。
老高披着小大衣走回林场,细眼抬起,脸上少见地露出笑意。广为请他批评指正,他走着说着“好。好”,却走向陶书记老人家的住室。
“极右”董师傅站下来,抄着手,看了看。没有理睬广为请教的礼节性示意,昂着头向大田走去。也许,他要停下来看一看,会有一些兴致—墙报上有一首五言诗,广为写的。
这首诗,是在太平顶林区大山上的松林里萌发灵感的。激动之下,当晚就在高峰半腰小屋里煤油灯下琢磨出来初稿。写的时候不停地闪过这样的念头:要让芳茗、晓紫和云香她们看到,起到微妙的作用。由此可知,广为对以上三位姑娘都有意,都欣赏,尚谈不上爱慕。假如有她们或者其中一人欣赏批评,就像《红楼梦》里贾宝玉参加诗会一样,那该有多么美好!唉,很清楚,贾宝玉和任广为不一样的一点是,人家是王候之家、****,比王奋力家还要高贵,而他任广为却连贾雨村都不如……我要为我的后代打出一片江山来,不能让他们再像先辈一样受人歧视。小诗叫作《咏松》,象征手法很普通,没有律诗的讲究,只是一种在虚弱的基地上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自白,实则爱情宣言,以当时世界流行而在中国二十年后才“拿来”的某种文艺理论来剖析则可以说是生殖崇拜。诗曰:
傲然凌绝顶,
直插霄汉中。
怒立搏雷风,
笑舞驾云虹。
银雪裹世界,
独翠映日红。
巍巍青铜柱,
欲将天宇擎。
只有一起编辑墙报的鲁师傅欣赏。老鲁是个三十出头的工人,整年巡山护林,竟然爱好美术。他自己说的,常常一个人拿着速写本,坐在高山峻岭上,写生画画儿。大山里能有任广为这样的知音,他十分高兴。面色白晰的老鲁好像领导一样果断,说:“写上去,我来写,配上画。多点美感,多点趣味。”于是,起着重大政治作用的批判墙报,穿插了一首小诗。
让人不好意思的是,除了看画面,没几个人详细阅览,更没人对小诗表态。董生成倒是看了看,没说啥。尤其,芳茗、晓紫和云香好像墙报旁边连芳影都没见着。不要急嘛。广为有些泄劲。更没有意料到,余抗美和小强雄纠纠地走过时,脸都不扭,目不斜视,好像带着敌对和轻蔑。
知青开大会的时候,任广为他们的墙报组就在会议室中间忙个不停。立武特许在不影响开会的情况下,抓紧出墙报的工作。


                            3

会上,立武手上夹着烟卷,就像县委领导一样,沉着有力、抑扬顿挫地讲述了目前批林批孔的重大意义,布置了今后的战略部署,要求全体知青团结一致,走上批林批孔的战场。
随后,王奋力开始朗读报纸上相关材料,什么“罗思鼎”,什么“梁效”。青年人好像上了好久没上过的历史课,听到了“文革”名人和样板戏英雄人物之外的孔子、秦始皇、盗跖、商鞅、吕后这些人的大名。好像,好多年了这才发现我们的背后有那么多的人影、那么博大的背景。有好多内容,听不明白,也不去弄清。你说啥就是啥吧,开会读报历来就是这么一种情形。
会议开完,人们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立武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抽烟。
余抗美也不动身,眼瞪着,黑黑的脸向右上方一拧,说:“我还有话。不能让那些峨眉山上下来的人摘桃子。”
立武看着,等他的下文。
小强呼应,瞪着广为:“对。我们是用拳头硬顶下来的。能写几个字就看不上我们了。”
人群后头,成民阴阳怪气地说:“清理阶级队伍了。”
没走出会议室的人都注意到了。
任广为一楞。头脑里清楚,青年们也都意识到,话里所指主要是他,而不是强健有力的军贵和奋力等人--也许带点这方面的意思。
广为站起身,气愤地说:“我请假,回城。”
立武缓缓地站起身说:“哎。老九不能走。”开始运用领导艺术,转身招呼:“抗美,小强,走,到我屋里。”
抗美脸一扭,说:“不去。”
立武沉下脸来:“批林批孔是大局。谁影响这个大局,谁没有好果子。走吧!”说着,大衣一抖,独自大步走出会议室。
小强拉着抗美走出去,撵上立武。
三人一起走去。抗美和小强自觉地护在立武两边。这就更能显示出立武的实力。
好久,难堪屈辱的情景依然维持着。在学校,这样的情景有过好多次,都在脑海里一一贮存着,随时闪现出来叫人难受。
大鼻子小声地劝广为:“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广为脸上已经变了几种颜色,眼神由迷茫变成愤怒,又变成凶狠,懊恼地说:“剩这点活,你们弄完。我,一夜都没睡好,回宿舍歇歇。出这么大力,费这么大劲,这是干啥哩!真***。”
说完,沉重地走去。有些趔趄地走回宿舍。
进了门一甩门,重重地躺上床。
快吃饭的时候,大鼻子回到宿舍,气愤地说:“刚刚听小强和成民嚷嚷着,日嚼你,想打人哩,说几个人都想揍你这个地主羔子。只等立武同意。立武好像没同意。”
广为半天没吭声。眼睛里阴沉的无奈中有着永生永世的沉痛,看着一个地方。后来,缓缓地说:“无赖小人们!世上没有理了呀。”
想起了军贵的强健。对比自身的文弱,一百斤都不到的体重,手无缚鸡之力,只有读书的大脑袋。也没有拉帮结伙的实力、经验、企图和能耐。唉,练武功已经晚了,当初也没想练。生活就是这样的简单:弱肉强食(欺)。最根本的问题是,他的家庭没有根底,处在被污辱与被损害的下层。陀斯托也夫斯基的长篇小说《被污辱与被损害的》,广为阅读时曾经沉浸在那种无奈的氛围里。但又想过,书中的女孩子不过是一个人被势利的贵族家庭所遗弃,而自己这一类人则是整个家庭几代人都被污辱被损害,并且似乎永无奔头。
大鼻子,一样的文弱书生,一样的有问题家庭,关心地问:“咋办呢?”
广为愤激地说:“打,就和他狗日的拼。不打,咱就少管点闲事少出面了。我想立武不会不顾及一点老同学的情面。”
大鼻子哼一声说:“余抗美不是你同过班的老同学吗!”
广为说:“这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也留意这些家伙吧。没道理,只有实力。耍**就是这样。看来,咱得另谋出路了。天地大着哩。”
大鼻子说:“强人也强着哩。”
广为说:“咱也强起来嘛。无非找几个会武艺的。我不吃饭了。你甭管我。”拿起一本书,进入多年来的避难所。

                          十五
                     颠倒百年情
挥洒千古评


                               1

午休自然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抗美、小强和立武。强迫自己不去想这几个人,不中,脑子不受控制地深入思考,绞尽脑汁。其实,根本不在这几人,在出身哪。但还是积聚了越来越愤恨的情绪。用大道理引导纠正自己也行不通。
下午,广为决定不再到立武那里去运动了,不去管墙报的事,拿着本书走向大田。要走成一个古诗词上才有的与世无争的书生造型、隐士形象,飘摇地漫步,独个儿徘徊。林场比起城里的好处在于树林、田野,让人读书、散心。
麦田像浓绿色的云空,想象人在绿绿的云中悠荡,心地一阵快意。单纯的绿色给人愉悦的感觉,并且将要长出金黄的果实。要说,一个平凡农人都会有他的诗意人生。不去管别的事了。蜗角虚名,蝇头微利,我岂在意。绿苗大田,一棵棵裸露着枝枝杈杈的苹果树成排成行。它们平等划一,人是它们的主管领导。人不大需要独立成长的树,需要的是在千篇一律的范围中有点多产的树。这样,由人来主宰,它们之间的竞争性就不强了,没有到了争斗打闹的地步。
顺着大门前坑坑洼洼的土路走下去,也就二百来步,便走到大田中心那棵百年大槐树下。
扫瞄一遍宽阔的机井和看护大田的棚架。
坐到离地三尺的棚口。看一会儿书,不中,书上的世界进入不下去,一会儿就又跳出来了。便发一会儿呆。望一望远处几排白杨树,一带槐树林。树林间隙闪耀着洛河水流,再远便是围墙一样的黄土山岭,山峰间隙起伏着远方淡蓝的山峦。再远,太平洋,美洲,欧洲。马列的著作写着他们走过多个国家,太自由了。行万里路,古人周游列国,“乘桴浮于海”。而现在,出国,全县只听说一个当兵走的领导干部孩子到第三世界国家当了武官。自己休想吧,能有个好点的生活也就是有如意的对象,再分配到一个养活一家三口的工作职业,就成为终身大事,草木一生,万事皆休。
远处,小溪流上,翡翠鸟飞箭一样射来射去。自由自在,没有那么多烦人的思考,一心只想着水中的鱼儿、窝里的小鸟。美,美得沉醉;吃,吃得低俗;两者也能完美统一,形成平衡状态。如果打破这种状态,就会有破坏和悲哀。
云英那妩媚的笑容,不停地闪过脑空。找一般女子对上象,也就了此残生。追求美人,就是高层次人生。人之所以为人,有高出水平线的追求,有空想和梦幻。我要奋斗。我是人,我不能做一般吃吃喝喝、碌碌无为的人。但是,这种政治的奋斗,看来不适合自己,自己没有实力,也没有适应的心性。
看景,思索;思索,看景。忘乎所以,不知时空。


                              2

有人从苹果树掩映的大田那边走来,悉悉索索的步声惊动了广为。
“吭。”
老董董光许来也。曾经冲出深山、遨游九洲的先行者,他有多少经验和教训哩。董师傅昂首阔步,双手背后,鼓出肚子,成了眼前世间唯一的高大形象。他看着广为,凌厉的眼神似乎看穿一切。那身蓝色中山装已经泛白。
广为站起招呼:“董师傅,干活呀!”
董师傅在没人的时候就讲究礼节多了:“我看园子。你看书!好。吭。”
董师傅走近他,在他旁边坐下去。极右派看到没有旁人时,就会恢复本来的面目。怪不得宣传、会议、书籍都对阶级敌人说得很清楚。他按照客观规律开始了自己阶级必然要进行的活动,首先谈起来了,不怕这个小年青人,何况知晓这个知青的根底。就像自己人一样谈起来了。
“看书是好的,要结合实际。实际可是很难结合,太复杂了。吭。复杂正说明事物的奥妙,不是一览无余的单调。生活的味道就在其中吧。”哲理,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有多少思索,多少惨痛,到了升华。
广为是虚心的,古书上教导人们以礼待人,古今同理:“董师傅经见得多了。我正想着,像你一样闯世界。也想走出去。闷得慌。”
董师傅脸下部似乎微微地笑着,眼睛却严厉地向远望去,大概回望自己的一生苍桑,特别是想起打成极右的痛苦屈辱经历。眼仁底部映出一圈黄褐色的光亮。沉默一会,重新打量了眼前这个年青人。他坦率却又漫无边际地说起来:“真奇怪!真可笑!几个知青,仗着干部家庭,竟然敢在总是斗争他人、殴打他人的工人头上动土。我虽然老是叫他们斗争,还是要说,知青这一次是胡闹。吭。胡闹竟然也是革命!好多事情,倒行逆施,也中。这个理竟然是倒着的。哈。我发现,正像人眼成像据说与真实倒立着一样,这世上的理也是倒着的,行得通的。经常,善有恶报,恶有善报。几千年书上写的,老祖宗这么样子传种接代一起传下来的,都弄反了!怪呀!吭。”
看看广为波澜不惊的样子,估计他有同感,董师傅继续大发议论:“不说别的了。国家也和孩子们一样胡乱闹,好像精神犯了病。传达文件上居然说,走**也有好人!吭。这不是老糊涂了吗!事可以这么来,理不能这么说。世上莫有正理就乱套了。吭。这样说岂不要人无所适从。下发的文件越来越奇怪。”哲理之后,终要具体。
这可是“恶毒攻击”。但现在,两人世界里,极右董师傅是豪强,特别是不在意这个“右派”后人会去告密,一眼就把这个年轻人看个通透。
“报纸宣传吕后事迹,什么继承刘邦路线,什么能力强。吭。看来,江青想当吕后,想当女皇武则天了。”老董看了看小青年惊奇的眼睛。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站在一条水平线上谈话的对象,憋闷的心胸需要释放:“我看她不好当。首先和丞相这些老干部的关系都处理不好嘛。吭。想让她当,也得给她点实权、给点军队嘛。又怕她当,怕她像武则天一样穷奢极欲,找面首,杀妃子。她当了吕后,那就看吧,新式‘文革’,大跃进,饿死人,都又闹腾起来了。”
“文革”那么厉害,有一点**言论都可能坐牢、杀头,但是人性改不了,还是有人说来说去,竟然要管权力中心的事,高天滚滚寒流急呀。绿色的麦田幻做会场。那些麦苗、苹果树都会举起拳头,高呼打倒批倒。


                                3

“你们跟着瞎起哄,搞什么批林批孔,真好笑。我看着真好笑,真可恨,真胡闹。孔夫子怎么可以批倒批臭呢!吭。他落后了是真的,有不少歧视妇女之类的问题,但是他老人家是中国人也是世界人生活的导师嘛。中华文化大厦,靠他老人家作为一根主要支柱来支撑嘛。你读过《论语》、《中庸》和《大学》莫有。那上面的话,多在理,人类的理。莫读过批什么!工农兵,懂个毬毛!跟着瞎几巴闹,为着几碗饭饿不死,低下着呢。也不怨他们,有人掐着喉咙芯。唉。历史上都有。魏忠贤阉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赖痞骗子奸贼起哄闹事,遍地造生祠,贡献祥瑞,玩弄民意,天下汹汹,趋之若狂。凡攻击孔夫子的,都有道德人品上的大问题,做亏心事,做恶事。批倒孔子,这不是要批倒爷爷批倒祖宗嘛!你不想传他们的种了,那就批倒吧。换成外国人的种,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对孔夫子,对古代文化,我的态度有个八字方针:尊敬继承,批判再生。用人类进步主流文化来再生。吭吭。说是批孔,我看是批周公。谁最像孔子?报纸上都写出来了,‘君命召,不俟驾而行’,‘翼如也’,就是两条胳膊架起来,周总理就是这样嘛。吭。法家香起来了。可笑。商鞅好,吴起好,秦始皇好,怎么都不得好下场,怎么都断子绝孙!好大的家业、国业、皇业、帝业,怎么都一下子土崩瓦解见鬼去了!你不讲人性人情,人也不会跟你讲。就说商鞅吧,把全国人都搞成劳改犯、装甲兵和亡命之徒,把国家弄成大监狱,把封建社会、小农社会、放牧社会复辟成了军事奴隶社会,吭。怎么样?倒是一会子见效了,富国强兵穷百姓――岂止穷,连命都不归自家了――,并吞六国,横扫天下,人莫予毒。能有多久,还万世以至不朽呢!做梦吧!心脑最容易出问题,有啥办法保证呢。我看始皇帝是心脑出了问题,逆天背理,只怕是叫谋杀的。自己先完蛋,家族也完蛋,几十个儿子都让胡闹的胡亥二世给屠杀光了,一个大皇朝也完蛋。中心开花了,莫一路兵马去勤王,去复辟,去中兴,去弄个南北朝。这里面有道理在,有中华大道在呵。中华大道,简单说就是阴阳辩证之道。帝制社会,必要讲究道儒法并举,霸王道杂之的辩证法。既要赢政,也要仁政嘛。既要郡县制,也要封建制。譬如秦这个字吧,上半部春而无日,下半部秋而无火。这能长久吗!再譬如阴阳男女公母协调和谐。始皇帝因为他妈**风骚就痛恨女人,要性对象而不要老婆,死了莫有管家婆,莫有吕后。我看了,历朝历代,莫有管家婆是不中的。刘邦有吕后,刘秀有阴丽华,唐朝有武则天,宋朝几个太后都被称作女中尧舜,明朝有马大脚,清朝太后带着儿子进关出关。再说吧,始皇帝才活了四十九岁,过激就会要命,刘邦这个年纪才起兵。始皇帝开辟帝制,也才风光了二十来年,暴起暴灭,几百年的家业让这个败家子给毁了。那能有周朝联邦共和八百年好哩。吭吭。周朝之前也是联邦共和,加上了周朝的井田制,真正的封建社会主义,讲法制讲礼义。集权**可只是为一个人、一家人、一帮子人的;要联邦,为所有家庭,各个王国、侯国、族国共和联盟。无为而治,黄老之治,这才是传统的正道。吭。好多年小老百姓都有一个误传瞎说:老的旧的都是封建。可笑!啥叫封,啥叫建?就是封王建国嘛。秦朝咋是封建社会咧!要封建的话,他的二十来个儿子也就死不了了,一人一个小国家,作了皇上的藩镇。皇上有了难,烽火一连串千百里长远,就有人起兵勤王嘛。秦朝就会像周朝八百诸侯长达八百年的天下,就像汉朝封建制加郡县制双重体制的四百年,后来的皇朝都是照着周朝汉朝学的。吭。始皇帝他不懂封建,他那郡县制是官建制、专权制,是官僚社会主义,一只脚怎么撑得了大鼎。官就几年任期,才不会也莫法子操心他的皇朝寿命。他不懂得双重体制的稳固性呵。有三足鼎四足鼎,哪里见过独腿的残疾撑得起身体!健全社会有立法、司法和执法三重体制。民主选举就更好了,大同盛世。好世道的最终表现、最终目的是家庭的生活,是个人的幸福。寡人好色不要紧,只要与民同乐就好。谁不好色,谁不好谁就不是正常人嘛,不过要讲究发乎情、止乎礼。今天,世界都发展到那里去了,美国人都上月亮了。反西方干什么,马克思主义不是从那里来的嘛,科学技术那一样不是人家开创发明的。我们吃的住的用的,那一样莫有西方人的发明创造,连个自行车都是人家发明成的。还骂人家,谁都莫有中国人这样黑心烂肝肺,这么多奸邪,大大小小的奸贼、骗子。讲究个人生活,自由,平等,民主,这有啥不好,这是长远目标嘛。一时达不到可以慢慢来嘛,反倒定成资产阶级批倒批臭。资产阶级!?截止目前历史作用最伟大,马克思说的。四十年代,全国莫一家不叫喊民主的,都像疯子一样热乎哩。”  
董师傅目光炯炯,谈吐挥洒,从千秋史迹中信手拈来典故人物。大中华,那是一个超级生命,成了他反复透析和诊疗的对象。他就像一个中西医结合的医家,使用身边仅有的一二科学仪器,主要用着古医法的望闻问切,抓住了核心,追踪着神魂,弄清了要害,疏理了脉络,找到了细胞,研究着基因。应该说打右派这二十年里,他不知多少遍地思考探索。今日今时,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黄河之水天上来,浩浩荡荡,翻卷奔腾。
“就说咱的历史吧。你肯定看过几大本子历史书吧。吭。文景之治,唐宗宋祖,领导都很好嘛,尊重臣僚,与民休息。有了宋太祖遗命规定,三百年宋朝莫有杀一个读书人,只杀了一个武人就是不懂行的好元帅岳飞。普天下物质丰裕、文化发达。元军横扫亚欧几十个国家,但宋朝却是那么多国家中最后灭亡的。十万人跟着小皇帝跳海呀,因为那是他们自己的政权!提到宋仁宗,我都想哭,好人呀,好皇上呀!明朝,咋不叫成个黑朝,那就名符其实了。刻薄寡恩呀,朝堂上打那些高级干部的屁股,打得人莫脸莫皮了。杀人,忠心朱家的书呆子方孝儒也被株连十族,就不能关起来吗?!好吧,亡国的时候,大臣干部们跑了个净光光,说投降都投降,因为那是朱家的政权。好人,不管是小民还是万岁爷,很难承当好人一个词。光武帝,刘秀,这是个好人,圣人。就在对面村子住过(他气势如虹地指了指河对岸),夜晚时住的,所以村子叫黑了宿。那是个有学问的皇帝,能耐强呵,就莫咋见大文人辅佐,昆阳大战带着三千人冲进四十万大军,三十岁,一统天下,太平盛世。德行好哇,两千年开国君主就他一个开国的圣王尧舜。没杀一个功臣,都捧到凌烟阁上去敬着。光是处理家事就很仁德。吭。等到明朝叫花子和尚朱元璋,他和他那个儿子明成祖都是大恶魔托生人世的,枉杀多少人都不当一回事,杀的花样还要千奇百怪,剥皮揎草,株连十族。从他开始,比着谁最黑、最毒、最贱、最会骗。等你弄清了很多他们的所作所为,你年轻脆弱的心脏会受不了的,会脑溢血,会吓死。恐怖才是**社会历史政治的实质和真相呀。吭。啥叫仁爱!弄得孔老夫子可悲、可笑!清朝,萨满教,据说跟印第安人是一族的,从西伯利亚下来的,挺利害�4蛹姨煜卤涑闪俗逄煜拢巡皇锹宓奶煜氯硕嫉弊髋牛奥浜螅鞯梦鞣骄⒀笄拱烟葑雍涞闷吡惆寺洹D嵌卫犯静皇悄忝撬赖难印I缁崾钦Ψ⒄沟模科婀盅剑∥乙餐诽邸V缓萌隙ㄒ桓觯荷Γ锩媸强萍肌5牵胰隙ㄒ桓觯⒄沟纳缁幔褪侨嗣歉由钭杂尚腋5纳缁帷!� 
轰隆隆,西边远远的公路上驶过几辆嘎斯汽车。这些声音,使得董师傅回到了眼前的林场现实。
广为的耳朵里好像突然听到大树上响起的鸟儿叫声。 
“咱们场,有一个人,高绍信嘛,吭。想当林场的朱元璋。他无时不想着兴风作浪,篡位夺权。他打死人,失了势。毕竟不是一百年前嘛。我们都奋斗了多少年,世界格局都变成了啥,***镇着呢。机关枪扫灭了横扫世界的骑兵阵。大炮轰塌了雄踞千年的城墙。核****镇住了**民的国家。那能永远乱杀一气呢!人类会毁灭自己吗?自己的小命也很主贵嘛。找到我的小黑屋子里了,拉拢我斗走资派。什么走资不走资的,奇谈怪论。想着我是右派,有怨气,会跟他干,当他的替死鬼、敢死队。哼!我岂是他这种小癞痞的同类。我给了他个难看,叫他滚出了我的小屋子。你们要小心惕防哪。上挂下联,经常跑林业局找主子,肯定蒙住你们这帮闹事的知青。这个人,林场职工都知道都害怕,武斗杀人,无信无义,不择手段,无赖地痞。孙中山说过,政治就是欺骗。马克思说,政治包括三个含义:残酷、血腥、欺骗。等你长大,你会弄清楚很多事的。但愿你不会被打成新生资产阶级。但愿从你这一代人起都有公正的起点、光明的前途。天乎天乎!命矣夫!吭。”
董师傅无可奈何而又雄浑悲壮,怒目苍天,眼神像一双寒光闪闪的干将莫邪,直要刺透到苍茫天地和大千世界的实质中去。他的胸脯就像要爆发的火山。他评说千古,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对话、最主要是能听懂他所说的话的人,危险系数不大。好多知青,你说啥历史,他一窍不通,只会眨巴眼睛,可悲。好个青年书呆子,饱读诗书,苦苦思索,面相端庄,心地正直,正是老董寄予厚望的新生一代。
老董的话犹如千钧霹雳,击倒了广为心中臃肿而又浮躁的知识和理智的围墙。尤其是后头那几句话,让广为大为震惊,以致于他呆呆地长久地看着苹果树后面的远方:苹果树后面竟有那样的人心的复杂。老董不仅贬斥身边的人,而且老先生对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对政治都这么敢言。政治大人物,那都是些什么人呀!一条小命对他们来说岂在话下。一个青年,知道的太少了,可能连大象的一条腿都摸不清。我太小了。受不了了。


                             4

老董注意到小年轻人这么个神态,想,不要让这些不懂事的孩子受不了,转换话题以做遮掩,似乎不离刚刚说的话其实已经莫有火气和危险,不讲政治了:“噢。五十年代初,我认识北京一个人,爱到旧贷市场淘宝贝。吭。从一个地摊上淘到一卷电影胶带,两块钱买回来。你猜是什么,孙中山讲话录影带。等到纪念孙中山诞生九十周年的时候,上边都想找有孙中山影像的电影,怎么找都找不到。听说他有,买走了。多少?吭。两万。那时候的两万,盖一座三层楼哩。这人呀,你都不知在什么地方会发财。”
这些话震动性远远不如刚才的话,就像巨大伤口抹上土粉面作为应急的药物。广为的年青脆弱的心灵仍然处在刚才受到的震撼中。我看的书太少了。我经的世面太少了。世界,你太复杂了。有人什么也不知道也就那么活过一世,问题是胡乱渡过或者胡作非为了一生。老董的话,广为要反刍一段时间,也许要反刍多年甚至一生。老董的话,是从血与火中得出来的,应该有无数人的生命做代价。
广为应该有回应,仅从礼貌上说,也从道理认知上说,都要回应:“我也在思考。读书,常常有一半的动机是弄懂世界。我知道的太少了。简直是井底之蛙、蚂蚁缘槐。我怕我经常很可笑。”
一番铺天盖地的暴风雨之后,董师傅展开一幅优美温馨的林间小景。他望着远处,平静了许多,竟然又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有个侄女,十六七了,长得好。吭。”说完,停下来等待着。原来,董师傅与他见面又有一个目标。
广为知道他在给自己介绍对象。可是,云英……挡住了一切对象的路。他不吭一声,无言以对,装成没有听懂的样子。
董师傅给自己圆场:“不过,她家在农村。吭。”意思是不再提此事,或者说球踢到了你那里看你的反应了。
广为心里暗暗埋怨自己对待这种事没有经验和能力。
董师傅不看他,但话题从世界之大降落到家庭个人之小,慢慢地严肃地阐述着他的人生感悟:“人嘛。要会关心自己。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想要啥,什么群众都不管他人死活。心里不好受要会自己宽松,自己开心。对人最危险的事可以说是心里难受想不开,气血不通。这是致病第一原因。中西医结合,西医为主,它科学见效,中医为辅,但是这个辅却是整体的、基础的。中医原来不叫中医,叫‘中’就小看自己了,叫医道、医术,叫岐黄之术。就像咱中国人原来不叫中国人,叫华夏人或者中华人。譬如说,按中医理论,相由心生,病也由心生。精生气,气生神,神生魂,魂魄在心�7垂椿暧跋焐瘢裼跋炱跋炀跋焯澹馐侵幸降拇蟮览砺铩P睦碜钍怯跋焐恚睦砗蜕砗掀鹄床攀巧硖濉I硖迨紫纫谩S朴仆蚴拢ù宋螅皇强思焊蠢瘢亲约荷硖濉?浴N艺庖欢辏叩侥抢锒及牙掀糯谏肀摺?浴Kぷ鳎墓ぷ骶褪枪眉彝ド睿易稣庾瞿牵卣瘴业纳硖濉N易ビ愣崤搿N野胍估镌谑飨旅婕褚话俺鐾恋闹顺妫嵊驼ā?次艺馍硖澹纯凑饧∪猓纯凑舛瞧ぃɡ隙龀鱿嘤Χ鳎?浴N乙桓鋈耍绻宋迨烀5牵芏愿赌忝侵嗉父觯鹂从械拇蹲樱械牧肺涫酢N掖有《潦榱肺洹D且荒辏沂辶礁鋈耍映抢锩诨卮遄樱肼飞吓龅狡甙烁鐾练耍蠛粜〗械摹�**。老子不怕。我俩立即卧倒在一座坟头。对面人摸不清,他们也担心害怕,不敢动弹。我大声喊:‘卧倒!三班左边包围,二班右边进攻。’哈。土匪全吓跑了,跌跌爬爬。吭。那年我十三岁。这些年,叫我夜里看果园,他们选对人了。我只要这里一站,不用吆喝一声,小偷吓跑,狼都不敢来。一个人在黑夜里称王称霸,嘿。莫想到学了一身本事,用来吓唬小偷吓唬狼了。我是打过仗拼过命的呵。跟日本人打。唉,虎落平阳被犬欺,凤凰落架不如鸡。”
广为认真听着。接受再教育,没想到这一次的再教育这么深刻。董师傅真是师傅。老右派找到一个一吐愤懑的机会,给右派后人灌输他多年的体验和思考。广阔天地,才有这样的人。城里不中,很难有这样的人。自己所住大院前面门市上有一个老先生,也就董师傅这么大年纪,也是右派,解放前当过倾向***的“**学生”,****抗议苏联大兵大肆强奸东北女人。形象可观,颇为庄严,但表现相反。挨斗挨打,跪在地上举起胳膊投降。一个大个子楞头青同事,一说话就嗡嗡地发出回声和颤音,在他撅起来的屁股上踏上了一只脚。整天关在小屋里,从不多说一句话。总是走路低头不看人,碰上单位的人在眼前老是低着头。害了绝症食道癌,死了不到一年。人都说是窝囊死的。让人奇怪的是,听说喉咙咽气的时候,竟然放了一个相当响亮和悠长的大屁。
董师傅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对着天地山川大发宏论。他又回到年青人身上,慢慢地说:“看书吧。有机会外面走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能读下来,能走下来,莫有折损,就会有造化,就是大修炼。现在嘛,当然想锻炼,想体验了。莫事干,那就运动运动好了。出身不好,父亲又是右派,必定莫有什么前程嘛。同学,邻居,一辈儿的娃子闺女,骂你小地主的不少吧,必是从小到大。最怕人的是,将来成了家,受人气,当批斗对象。谁跟你哩,只有一样出身的女,谁也不说谁。只怕出身不好的女也要挑挑成分。这么着,活一辈子也太窝囊了。还有怕人的事,北京呵,天子脚下,‘文革’一起就斗死老师校长上千人。郊区几个村呵,红色恐怖,大杀四类分子,全家都杀,斩草除根,小孩子也完了。活埋地富,往坑里面铲土。小孩子说:‘奶奶,迷眼。’奶奶说:‘孩子,闭上眼,一会就好了。’唉。苍生何辜!苍生何辜!你还想参军、入党、提干、上学,休想吧。那咋办?唯有读书。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说不了,这真说不了,会有时来运转的一天,上大学,当干部。不受人歧视,不叫人骂地主羔子。能自由恋爱。会有的。读书吧。吭。前半辈子读好书,有了知识本事,自然有施展才华的时候。连我的心都不死。我总想着有回北京的一天。国家有需要我的一天。太公八十才遇文王。五七年我说了几句实心话,不就是建议民主开放、发展民营企业、关注民生嘛,不就是接上抗战后的民主政治势头嘛,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嘛。几千年连皇上都叫上奏章议事哩,有时候草民都可以,何况我还是在朝的官员!更何况我还是响应最高层的号召。搞小人勾当,就给我戴帽子,把我从国务院部门中打下来。劳改莫整死,又弄到农场,又发配回来。事情那有这么简单!这些事都要上历史书的。董光许吾处江湖之远,仍然忧心国事哩,则忧吾君就是中国人。吭吭。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北溟有鱼,其名为鲲。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闯荡江湖大半生,什么都看得透。从小攻读古书,有着现代人很难具备的文化素养。身在中央政府,眼界宽广高远。林场最大的监督对象老董坐在棚口仰望长空,也有些茫然,好久不说话,肉块紧绷的脸膛显示出力量和信念。
静穆的大树下,一老一少两个有着历史渊源的人沉默好久。不想说啥,啥都不说,却像在说很多很多,说着这山、这河、这人、这天地……
好一会儿,能抽三四支烟吧。望望已经和刚才不同的果园、白杨和洛河滩。人和树,太大差别了。
林场大门那边走来几个人。老董立即站起身,昂着黑发向后梳理的头颅,头顶心有点亮的地方是谢顶,手背在身后,一步步向大田北头走去。
广为静静地望着,头脑里却像沸腾的开水锅。他缓缓地转过头,看着一人搂不住的大槐树。黑褐色的树皮一块块粗糙干裂,犹如通身铁甲,抵挡了一个世纪的风霜雪雨呢。大树可是啥都没有说出口。

                           十六
良心笑年青
新主大会拥


                              1

没过几天,林业局党总支下达文件,提拔老高做了支部副书记。事情明摆着,正书记老陶眼看就七十岁的老人家,他那古里古董的性情就是干也没多大劲儿了,林场的世事也就老高这个铁腕一手大拿。老高在大院里匆匆地走过,脸还是板着,眼睛不大抬起,笑起来只是嘴巴咧一咧。身上的变化却比较显着,换掉发白的深蓝色扁平干部帽,戴上了高帽子。这个样式的高帽子刚刚时兴,黑卷毛的无檐筒子帽,电影上哥萨克戴的那种。蓝小大衣换成了新的,脖领子围着毛茸茸的狐狸皮。毛皮裁得不宽也不长,据说是老高开枪猎获的狐狸,这会儿派上了用场。老高的最大猎获,是看不见却又看得见的。
老高忘我地工作着。站在大院里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和人谈话,谈话现在是他的主要工作。在林场闹腾奋战多少年,他才干到今天与人谈话即领导工作的地步。跟书记场长在后者的办公室旁边谈话。跟办公室主任余修明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谈话。跟干部工人在各处谈话。跟立武在麦田地头谈话。
又没几天,大鼻子进门来,尽量平静地说:“立武和奋力成为入党培养对象。”
伴着大鼻子显示了一点儿微妙心理的声音,知青宿舍那头传来声声欢呼和阵阵乐曲。
任广为无言以对。
门口走过余抗美,却是另一番模样。本来就黑的脸更是漆明发亮,皱着眉头。他感到委屈和无奈,自己一直冲锋陷阵,却不如王奋力受重视,应当是自己爸爸的官位不如奋力爸爸的高吧。他对小强和勇敢的欢呼很不满,训斥过勇敢一回:“兴奋啥!你这个笨蛋。”勇敢委屈地看看他,没说啥。他这一向老是朝女知青小莲的房间跑,男女打打闹闹不寂寞,谈笑,打牌,下棋。有未婚妻不影响他跟另外的女子打闹,女方无知也就无怨吧。也有人说未婚妻有过情人,抗美大展身手,劈手夺美,英雄气慨震荡在县城青少年心目中。上了床就跑不了了。那女娃子丰满、端庄加漂亮,在十字街百货公司门市部里做着很吃香的营业员。那可是全县的中心,估计边远山乡的农人都会慕名来到县城朝拜,看一看透明的玻璃柜后面的排场女子。美女能做上这份工作,抗美的局长爸要起到决定性作用。


2

作为大院以及林场新的主人翁,老高在这人生的高峰期紧张工作,全力以赴,以致于中风感冒。但他发扬党的好干部焦裕禄的精神,坚持工作,不回家休养,住在陶书记旁边的一间屋子里。
广为已经听大鼻子说过,不少知青都去看望高

日期:2012/1/15 阅读:2494次
知青类 知青类 门户网站 便民类 其它类
知青网 江苏知青网 北京知青网 hao123 郑州火车站 当当网
粤海农垦(兵团)知青网 青岛知青网 新浪网 中国天气网 土豆视频网
上海知青网 华夏知青网 东北知青网 网易 中国移动 优酷
柴春泽国际联盟网 中国知青村 商都网 中国联通 携程旅游网
湖南知青网 香港知青联 大旗网 钢琴艺术 淘宝网
中国西部知青网 陕西知青联盟 凤凰网 中原铁道兵 音乐之声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上海知青文艺网 新华网 中国乐谱网 迅雷
老知青网 天津知青网 凤凰知青频道 人民网 搜谱网 星夜钢琴网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管理
网址:www.zyzqw.org QQ:442452120 中原知青QQ群:151811112 豫ICP备11000950号
Copyright©2011-2031 中原知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