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 网站新闻 | 网站简介 | 网站机构 | 章程公约 | 知青群英 | 蹉跎岁月 | 知青风采 | 知青相册 | 知青网会员通讯录
知青档案 | 知青艺苑 | 影视歌曲 | 摄影沙龙 | 知青文化 | 知青论坛 | 知青联谊 | 知青旅游 | 知青商桥 | 知青基金
 
 栏目分类
知青联谊
 网上调查
鐭ラ潚鑱旇皧

【王辉与郑州】

    他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对越自卫反击战,喉部被弹片打穿,左腿被打断,身上留下了累累伤痕。他在主政郑州期间,主持修建了二七塔、邙山提灌站、西流湖、以及金水河水上餐厅、金水路地下电缆等,这些惠及后世的标志性的建筑和设施,至今还在发挥着作用。
  他就是当年的知青最熟悉的王辉将军。他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离开郑州,85岁高龄的他悠闲的生活在北京,每当跟郑州来的客人聊天的时候,老人总是显得中气十足,嗓音洪亮。他注视你的时候,清癯的脸上会始终洋溢着慈祥的笑容。
  近几年,郑州的一些领导、朋友来北京看我,常常勾起我对这座城市的怀念,尤其是当年的几位知青朋友,让我想起了在郑州的难忘的岁月。
    我是个军人,奉命来到这个城市工作,住在农学院宿舍,出门就能看见文化路两旁高大的法桐。办公在市委七层大楼,驱车不远便是宽阔的建设路,和路边一字排开的郑棉五、四、三、一、六厂。一年四季,我的车轮都奔驰在工厂、公社、学校和知青农场。
  我认识了很多人,也交了不少朋友。我这个人坐不到办公室里,所以郑州的干部、朋友找我全靠“碰”。有时在邙山提灌站,有时在花园口公社稻田,有时在西流湖工地,有时在十八里河农场……见个面,说说工作,有许多事情是与同志们“碰”出来的。
  我在郑州跑坏了四台车,在领导和同志们的支持下,也算干了几件实事儿。来北京的朋友谈起,对我是极大的慰籍。
    我怀念郑州,郑州的群众也记住了我王辉,这是一个军人的荣耀。我感谢党,感谢郑州的人民群众。如果我不离开郑州,我还要干很多事。我对郑州的感情的真挚的,会永远记在心里。
    100天重建二七塔
    1967年春天,部队把我从援越抗美前线调回国,在湖南衡阳修整了一个月。然后就接到总理的电话,说让我的部队到平顶山,确保煤矿正常生产。我到了那里刚把生产秩序恢复好,又调我去郑州警备区当副司令。我到郑州可不是人们传说的骑着高头大马,我带了整整一个团的装甲车兵呢。
    到郑州没多久我又当了郑州市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
    1971年的时候,二七广场上原来的木塔被大雨冲塌了,很多人都在议论,广场空荡荡的,多不好啊。实际上他们不知道,我自己已经悄悄地画了好多图了,我到过意大利、英国、法国、丹麦,总在想他们的纪念碑、纪念塔什么的,但是都不满意,觉得跟二七大罢工的精神不符。后来有人提议找林乐义,这老头毕业于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建筑系、后来担任过建设部建筑设计院总建筑师。我一听觉得有门,当时这老头还在荥阳改造呢,我专门去把他请了回来,给了一间房子,让他设计图纸。弄了几天,大模样出来了,我们一合计,没有开封铁塔高,不行,再合计。后来我想到再塔顶竖一根旗杆,顶上再安一个玻璃的五角星。
    1971年7月份的时候,我把郑州市第一建筑和第二建筑公司的建筑工人都调到二七广场,200号人。我给他们下了命令,100天给我拿下,还要保质。费了不少劲啊,塔上面的琉璃瓦、塔钟、电梯,这些当时没有生产条件啊。好多都是临时抱佛脚学来的。我把郑州窑场、钟表厂、工程机械厂的领导都找来,让他们出主意,工程机械厂当时就用土制电梯把上下的问题解决了,后来他们又派人到上海,学会了楼层停启控制技术。玻璃的五角星是郑州一个小玻璃瓶厂生产的,他们没有压板机,是用手工把大玻璃瓶子锯开,一点一点磨出来的。别看粗糙,这些东西耐用着呢。二七塔200年都不会倒。
    旁白:二七塔竣工之后,引起轰动,很多市民都跑来看。1973年10月14日,周总理参观完龙门石窟后抵达郑州,在接总理去中州宾馆的路上,王辉向主动问起二七塔来历的周总理介绍了塔的建造情况。之后,在周总理的安排下,“郑州二七纪念塔”出现在《解放军画报》的封面上。
    创办郊区知青农场
    大概是1971年底,郑州市六九届、七零届的这些初中高中毕业生要下放。我一看,送的学生都那么小,当时就想,这怎么办啊?前几年把学生送到信阳、南阳、驻马店、周口这些地方,几乎没人管。找工的机会也不多啊。当时郑州从那些地方招工,也只招一半,还有一半指标是留给本地人的。比如从周口招3000人,要留1500个指标给当地。还有一些名额被干部子女占用了。所以我就下决心,要把这些孩子留下来。当时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另外把这些孩子都留在郑州,也很困难。我就想了这样一个办法,把他们留在郑州郊区。可是留在郊区怎么养活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办农场,在郑州郊区办10个知青农场,一个农场安排3000人,这3万人就能全部消化掉了。可是申报的时候,省里不同意,市里也有人反对。有的领导说,上面让去学生去农村插队,你为什么都留在郑州郊区呢?我回答,这些孩子太小,郑州郊区有地,他们到了那里照样参加劳动,还可以带郊区农民学文化。另外,还可以办小工厂。我们把每个学生补助的200块钱加起来,就能办工厂,这样市里的大工厂需要工人,我们马上就能提供。
  那时候我还兼任武汉军区工程兵主任呢,工程兵在郑州花园口盖了很多房子,本来部队要建农场,我建议取消了,我要过来办农场收留学生,地方不够住,把郊区的很多战备防空洞也拿出来给学生住。
  10个农场,100多个连队,我派工厂的干部去当指导员、连长,所在的公社也派人,去当副连长,这样农场的安全就有保障了。这些农场我全跑遍了,知青们都认识我,有一次我到花园口农场去,刚好遇到下雨,车打滑上不去,两个女学生从后面帮我推车,车轮甩的泥巴把俩学生弄得像泥猴一样,我让她们上车,送她们回农场,她俩咧嘴笑,说,王司令,我们没事。
  我觉得欣慰的是,这些学生没有被耽误,在郊区的这些人,后来有80%都起来了。当时大家干劲足啊,记得农场帮郑州拖拉机厂装车,原来都是厂里自己开过去,一辆一辆的,后来给农场的学生付工钱,让学生自己干。有一天,我去农场看到学生将十多辆小拖连了起来,前边拉后边推,后面跟着成群的老百姓看热闹。我也来劲了,赶紧下车帮着他们推。
    旁白:在当年的上山下乡运动中,北京、上海、天津等一些大城市的学生都被送到了边疆组建建设兵团, 中小城市的学生也在偏远的农村插队落户,但是郑州的数万初中和高中毕业生,却在王辉兴办的郊区农场里安定下来,并且用他们自己的双手创办了玉雕厂、拖拉机配件厂、鞋厂、烧碱厂、玻璃厂等。
    4天修好西流湖大坝
    郑州解放初期,人口少,没什么工业,用水也少,但随着城市发展,工业发展,用水量就大了。
    修提灌站是1971年,当时郑州已经有80多万人,还没有水库,用的是从密县流下来的水,还有地下水。后来上游修建了小水库,把水拦了起来,这样郑州就缺水了,大家争着蓄水,用水紧张的时候大概只够用一个星期的。作为军代表,我的日子不好过啊。我带着郊区革委会主任、区委书记杜德新一起去考察水,杜德新说郑州要解决用水问题,需要分两步走。一个是解决临时用水,从花园口抽水站,经过祭城。一个是搞提灌站解决长期用水。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
  我们说干就干,沿途承包,军队出动,一个星期就把三个提灌站修了起来。都是一到两米高的大坝。修西流湖大坝只用了4天时间,现在那里有个碑,上面刻着“纺织系统修”。当时郑州纺织系统有10个厂,好几万人,我都调动了。他们昼夜不停工。这样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吃水问题解决了,水的流量是每秒钟两立方。满足了工业和城市用水。
  提灌站修好后,好多人中途去截水。一会儿这里来了:报告,水没了,一会儿那里来了:报告,水少了。一打听,是沿途的农民到处挖口子,把水往他们地里引。反正都要用水,就让老百姓也用呗。
    我本来是想从荥阳引水的,利用现成的沟渠,经过上街,但开封地委不同意,荥阳也不同意,当时荥阳还归开封管辖,我也没办法。如果后来我不离开郑州,还会继续修。我本来还想在西流湖修个汉城公园呢,就在铁路桥附近,我派人拉来了很多汉砖,结果被人说成“复古”,要把我打倒。
    旁白:将军当初修建的西流湖引水工程,也给郑州带来了一个休闲场所,前些年,西流湖一直是学生和市民周末休憩的去处。只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西流湖原来并不叫西流湖,这个名字是王辉起的,三个字也是他题写的。当时西流湖还叫水库,王辉建议改成西流湖,不叫水库,大家都同意。提灌站修好后,水到了西流湖,他还让人放了船,可以划船游览。要修邙山提灌站的时候,他把会议搬到船上开,不开完会不让下船,不同意修他也不让下船,有人开玩笑说他,上了你的船就下不来了。
  两年修建邙山提灌站
  修邙山提灌站的时候,我了解到邙山头有个桃花峪,这个地方不错,但还归荥阳管,旁边有个古荥公社提出从邙山头修,我想自己爬到山上看看。我的左腿在解放战争中打断了,不方便,每次爬山来回要走40公里路啊,累的不行。我前后爬了3次山,决定就在邙山头上修。预算出来了,建邙山提灌站要1千万,省里只给200万,我想到“民办公助”这个办法,老百姓修渠,每天补助饭钱,每人5毛钱,不给工钱,原来一天上3000人,后来一天上到8万人,三班倒,人停工不停。只两年零几个月就修好了。最后一算账,花了800万。好多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做的,水泵、电动机,当时没地方买啊,就派人去武汉、上海和沈阳学技术,回来自己研制,都成功了。铺设用的铸铁管道,是水利部的部长支援的,他到工地上来看,说你要修10个流量的提灌站,还不要公家给钱,我支持。部长就给我们批了铸铁管。原来邙山头上树大概直径都是1米,打仗时候全砍掉了。后来就没有树,光秃秃的,修提灌站的时候我让他们同时种树。只要在郑州,我每天都要到工地上看看,看质量,看进度,工地上的人都认识我。
    旁白:20世纪70年代末,中苏边境形势紧张,王辉率部调往内蒙古,从此离开了郑州。
    在郑州的十余年间,王辉还主导修建了尖岗水库、在花园口搞出了水浇田,种出了郑州大米、发展了街道工业。甚至还动用了工程兵,修建金水河,军人从山上拉来石头砌护坡,回去时把金水河的污泥拉到农村肥田,一举两得。后来因为被批斗,金水河没有彻底修好,王辉一直觉得是个遗憾。
  不过当年的知青都记得他,有些成了作家的知青,还趁来北京开会的时候,给他带来了回忆知青生活的书。在他们眼里,王辉不但保护了他们,还保护了城镇居民。
  当时,提倡“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要城镇居民到农村落户,王辉没有执行。他担心城里人全家下去了,房子给人家占了,到农村又没有房子,占人家的土地,和农民有矛盾。把这些城镇人留下来后,王辉帮着他们办起了许多街道工厂,郑州市的每个工厂、每个生产队都去过。他说,不管在哪里,都要搞建设,都要为老百姓干事情。不抓生产不是个好干部,只管自己吃好、玩好,做人民的勤务员?那才是空话呢!
日期:2017/10/18 阅读:473次
知青类 知青类 门户网站 便民类 其它类
知青网 江苏知青网 北京知青网 hao123 郑州火车站 当当网
粤海农垦(兵团)知青网 青岛知青网 新浪网 中国天气网 土豆视频网
上海知青网 华夏知青网 东北知青网 网易 中国移动 优酷
柴春泽国际联盟网 中国知青村 商都网 中国联通 携程旅游网
湖南知青网 香港知青联 大旗网 钢琴艺术 淘宝网
中国西部知青网 陕西知青联盟 凤凰网 中原铁道兵 音乐之声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上海知青文艺网 新华网 中国乐谱网 迅雷
老知青网 天津知青网 凤凰知青频道 人民网 搜谱网 星夜钢琴网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管理
网址:www.zyzqw.org QQ:442452120 中原知青QQ群:151811112 豫ICP备11000950号
Copyright©2011-2031 中原知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