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 网站新闻 | 网站简介 | 网站机构 | 章程公约 | 知青群英 | 蹉跎岁月 | 知青风采 | 知青相册 | 知青网会员通讯录
知青档案 | 知青艺苑 | 影视歌曲 | 摄影沙龙 | 知青文化 | 知青论坛 | 知青联谊 | 知青旅游 | 知青商桥 | 知青基金
 
 栏目分类
知青群英
 网上调查
鐭ラ潚缇よ嫳

重返小田庄

    本文作者 晓 寒,于1974年下乡插队在河南平顶山市东风公社申楼大队  曾在郑州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学习  后随家人调入北京。 
                                                                                    

     夏季里的一天,刚好是我下乡插队20周年的日子。当年一起下乡的知青从中原煤城写信来,邀我一同回插过队的乡村看看。信中字里行间撩人情愫,何况故地重游,重温青春岁月之梦,也是我多年未了的一桩心愿。打点好行装,我坐上了开往豫中平原的列车。20年了,时光倏忽而过,我突然强烈地思念起当年在一口锅里吃饭,一座屋顶下睡觉的知青组里的伙伴们……
20年前,一个杏黄麦熟的季节。一辆小四轮手扶拖拉机,一面迎风招展的红旗,把一群稍谙世事却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男少女载到了小田庄。这是一个日工分只值一角二分钱的穷村子。我们到来的那一天,村里四处飘荡着蒸白面馍的香味。乡亲们用新打下来的麦子招待了知识青年,而他们自己一年里却难得吃上几顿纯白面的饱饭。贫穷的乡村向知青们敞开了温暖的胸怀,我们回应父老乡亲的是那些扎根农村干革命的铮铮誓言……
     和着一路滚滚车轮声思绪翻涌,终于随着火车头的一声长吼,列车徐徐贴近了煤城小站。隔着车窗玻璃,我一一辨认出早已在那里等候的知青朋友。 

                                                           重   逢

     下了车,还未走入灼热的阳光里,一声亲切的呼唤,整个人就被友情的绿荫覆盖了。云梅、卢萍疯跑过来挎住了我的胳膊,手中的提箱被恩涛抢先一步夺走,已是一家公司经理的郑凯亲自开车,我们簇拥着来到小城一家宾馆。
     在绚丽的悬顶吊灯下,我不禁端详起当年的知青伙伴:知青组曾经任劳任怨、少言寡语的云梅,显然是中年妇女的模样了;脾气倔强任田野里的太阳怎么晒也晒不黑的卢萍,虽不失往日风采,眼角却也堆起了细细的皱纹;那个精明强干,总好带一顶国防绿军帽的恩涛,如今腮边已有了两条深深的沟壑;田间地头总逗人捧腹的郑凯,一眼看去,头发大部分花白。他们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我自己,大家都不年轻了,可是餐桌上我却仍然听到了那熟悉的青年人一样的笑声……青春不再,岁月不再,可是那种摇荡心间的亲情却永恒地弥漫在我们中间。此时此刻为和他们之间的友情感动!在文革动荡的年月里,我家辗转流徙,落荒这座小城。使我有机缘与他们相识,并一起在偏僻的乡村共同度过了许多个艰辛的日日夜夜,也许只有共同品尝过岁月苦乐,分享过彼此生命激情的人,才会有那种永永远远的亲密。
    举杯祝酒的刹那间,我又看见了恩涛手背上的刀痕。那是一次夏收割麦留给他永远的纪念。他一个人疯子似地割到了前头,把我们四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只因家庭出身不好,他赎罪一般拼命地表现。在村里垒堰、修渠的学大寨运动中,恩涛挑土方一人曾挑断两根扁担,郑凯磨秃了一把铁锨。我们三个女知青抬石头肩膀也磨出了紫红色的血泡。像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在接受再教育的日子里数不胜数。窑场干活时,郑凯脱土坯曾累得昏过去;卢萍和我体重不足90斤,背坯数量却超过了队上的老乡。从高高的马架子山上往山下拉石头,一天要跑两三趟,云梅累得腿打弯儿,恩涛的绿军帽被汗渍浸湿了一圈又一圈。那是怎样如火如荼的青春岁月啊!那时的我们对国家的前途和个人的命运还没有学会独立思考。我们胸中拥有的只是一片青春的热诚!时代安排我们到农村广阔的天地里挥洒人生,我们正值血气方刚,我们又都是好孩子,于是我们无保留地奉献青春,奉献真诚了!我们年轻的血汗就像眼前餐桌上这杯浓浓的红酒,一滴一滴播洒在小田庄贫穷落后的土地上……  
                                                             乡  情

     次日清晨,乘一辆长途汽车,我们来到了小田庄。
     远远就望见了村口那棵大槐树。20年过去了,它依然枝繁叶茂,仿佛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印证着我们曾经有过的青葱岁月。
     当年就是这棵大槐树伸展着手臂第一个把知识青年迎进村。几年后又是它最后一个默默注视我们走出这片土地。如今见到大槐树就像遇逢久别的亲人。我们奔了过去,恩涛举起了相机,簇拥在大槐树下我们留下了永恒的一瞬。蓦然,大家发现当年吊在树下那口锈迹斑斑的大铁钟不见了。显然那钟今天已成了小田庄的历史文物。实行了生产承包制后的农村,人们不再像当年那样,每天早起踏着沉重的钟声下地干活了。
    时代在变化。小田庄也在变。沿着大槐树下弯弯曲曲的黄土小道,我们向村中走去。
    绿树掩映的青砖瓦房中,我们突然而至。老支书惊喜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两手一手拉一个,半天才开口:“真是恁几个回来了?”村里的乡亲们闻讯而来。不一会儿老老少少挤满了一屋子。早已当了婆婆的凤英嫂看着穿黑色长裙的我说:“要是不仔细瞅呵,还真认不出恁了!”是呵,在他们眼中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头梳两个小板刷,身穿一身旧军装的女知青了。
乡亲们争着拉我们去家里吃饭。老支书却一个不放。“今儿谁也不许走,都在俺家吃。过去俺当支书,让恁几个在小田庄受苦了。”一句话说得我们心里热乎乎的。当冒着热气的蘑菇炖鸡和香味扑鼻的葱爆肉端上桌时,不由得从内心里感慨今非昔比。眼前又浮现出如烟往事……
    那是我们下乡插队的第二个年头,国家不再供应插队知青商品粮了。本来就很艰辛的日子一下子变得更加贫困了。窝头、红薯、玉米粥,一天三顿粗粮,吃得我们地里干活时,胃里直往外泛酸水。更令人发愁的是到了冬天没有菜吃。村里的老百姓是将芝麻叶和霜打过的红薯叶储存起来留作冬用。一次霜降过后,云梅风风火火从外面跑回知青宿舍:“快找口袋吧,村里人都在地里捋红薯叶呢!”我和卢萍跟着她跑了出去。还没走近地头,就见红薯地里蹲着一片密匝匝的人群。一会儿功夫,地里的红薯叶风卷残云般的光了,剩下的都是裸露在黄土外面的红薯梗。那一天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农村老百姓生活的艰难。那时的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知青和乡亲们顶着星星踏着月亮一年到头风里雨里的苦干,小田庄父老乡亲的日子为什么仍然贫困潦倒?
     正当我们在老支书家吃饭时,有人进来说:“前街的哑巴知道你们回来了,挎着一篮子煮熟的玉米村前村后找你们。”话音未落,一个人闯进来。那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人就是当年我要为他治病的哑哥吗?他挨着个地看我们,在每个人面前伸出大拇指,我们熟悉他的动作,意思是表示“好样的”。见到面目沧桑的哑哥,我禁不住心头一热,万千思绪引出无限惆怅。
我与哑巴之间有一段特殊的往事。当年下乡我是知青组长、大队团支部书记。高昂的革命热情令当今的年轻人难以置信。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解放军医生用针灸方法给聋哑人治病,居然能使哑巴开口说话的消息,我兴奋得按捺不住青春的激情,竟异想天开的想在小田庄创造出自己的人生奇迹。我想为队上的哑巴哥治病,铁下决心要学习针灸。先是找来了《赤脚医生手册》,然后和卢萍步行十几里,找到了一家部队农场,向解放军医生学习针灸。长了翅膀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哑巴天天跑上门,用他那灵巧的双手,为我们知青组修灶台、扎扫把,总之零七八碎的活儿他都包下来了。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决心更大了。有空就照着书在自己身上练习针灸。神门、内关、足三里等四肢的穴位都被我扎出了血。对于我的荒唐之举,知青组的郑凯一开始就不赞成,他托人捎信告诉了我母亲。
     那一天母亲携着小妹风尘仆仆地坐火车赶到了小田庄。见到我,她再三劝我不要胡来。母亲说:“你做什么好事家里人都支持,可扎针却是人命关天的事。再说你就是扎坏了自己,也治不好哑巴。”我辩解道:“哑巴天生不哑,是疾病失音,是可以治的。”一旁的小妹气呼呼地打断了我的话:“你不要让全家人跟着你操心了,为这事妈妈耽心的好几天没睡好觉了。”望着原本清秀的母亲突然憔悴起来的面容,我的心一下子软了。母亲和小妹在村里住了不到三天就走了,但她们带来的一罐猪油、一大包酱牛肉和几斤糕点却使全组知青欢天喜地了好几天。
为哑哥治病的梦想,在母亲的阻拦和哑巴家人的坚决反对中肥皂泡般破灭了。事隔多年,今天重又见到哑哥,我仍旧摆脱不掉那种永久的歉意!而此时哑哥却将一篮子热腾腾的嫩玉米,一古脑儿倒在了桌上,用手比划着让我们趁热快点吃。小田庄乡亲待人真诚大度,不论年代与之隔开多远,仍能让我们感受到那种暖人至深的淳朴乡情。 

                                                             感  怀

     吃过饭后,我们随老支书在村里各家转了一圈,然后来到树木葱茏的果园。他指着园中的水渠说:“当年修这条渠,恁几个出了不少力,可马架子山上的提灌站却至今没派上用场。”过去的年月像这样劳民伤财未有所获的事情太多了,我们都不再说什么。
     出了果园,发现当年那一大片热烘烘绿油油的庄稼地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小田庄洗煤厂。老支书告诉我们这是村里的骨干企业,小田庄的主要收入全靠它。绕过另一家面粉加工厂,我们爬上了长满紫花地丁和蒲公英的小山岗。放眼望去,一个个金黄的麦秸垛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卢萍提议说:“在农村割了那么多年麦子,还没有在麦秸垛上照过像。”于是我们拉了老支书一起爬上去合影留念。坐在高高的麦秸垛上,远处的马架子山在落日的余晖中依稀可见。恩涛感慨地说:“真不敢想象当年咱们是怎样把修渠的石头拉下山的!”大家深有同感,并且都还记得我曾为这战天斗地的场面写过一首:“劳动登高……”的诗,发表在当地的《知青通讯》上。那时的我们带着桃色的眼镜看世界,好似心中落成的是一座理想的共产主义大厦。
暮色苍茫时刻,夕阳的光辉从马架子山背后渐渐隐去,山峦变成了一片鸽灰。一场繁华落尽之后所特有的感动,瞬时涌入胸怀……
     此时此刻,故土故人给予我的这一份美好和温情使我难以忘怀!面向空旷无垠的天宇,我领悟到,为什么这些年生活在充满喧嚣的大城市里,会常常产生出一种失落感?那是因为自己失去了青春时期那种执著的追求;为什么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会感到一种无助的孤独,是因为在壁垒森严的都市生活中,没有寻觅到那种人与人之间的真情。那一刻非常感谢我的知青朋友们,是他们的敦促,使我有了小田庄之行,使我终于又寻找到了那一度失去的精神家园。尽管当年的我们,脆弱的追求里带有许多的盲目性,可我们仍然尽情地向时代展示了我们的青春和美丽。
在变幻了的人生面前,我们灿烂的韶华时代已经过去。如今的我们没有显赫的财富、名誉和地位。我们唯一可以告诉世人的是:我们曾经有过奋斗的青春!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告别了小田庄。乡亲们怀着依依别情像当年一样把我们送出村口。很远了,回头望去,还见老支书向我们挥动手臂。朦胧夜色中,我们挽着胳膊,行走在弯弯曲曲的黄土道上。一阵晚风吹过,胸中又鼓荡起青春的风帆,我们高声唱起当年流行的知青歌曲,把一串年轻人一样的笑声留给了永远的小田庄……

                                 ---写于1994年7月
(此文发表在18年前的农民日报文艺副刊,曾被中国妇女杂志转载并获得当年举办的“女知识青年足迹征文”优秀奖)


附:晓寒写给中原知青网负责人的一封信


中原知青网站的负责同志:

     您好!有幸看了你们主办的中原知青网,那上面刊登的一篇篇回忆文章和一幅幅画面,使我非常感动。我曾经也是一名知青,和你们有着一样的青葱岁月。当青春成为追忆的时候,带给我的感动来自时间的深处……下乡插队时所经历的一切,再次逆流到眼前,挥之不去。我曾经于18年前从北京重返下乡插队的地方看望父老乡亲,写了一篇文章《重返小田庄》,现在寄给你们,也表示一下我的知青情结。
     最后我想说的是,当年的知青, 如今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磕磕绊绊走过的青春岁月,就像一块墓碑,留在了农村那片遥远的土地上,或者说埋葬在每个当过知青人的心底,它会长久地闪现在我们人生中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 对我而言,青春无悔!
日期:2012/11/22 阅读:4557次
知青类 知青类 门户网站 便民类 其它类
知青网 江苏知青网 北京知青网 hao123 郑州火车站 当当网
粤海农垦(兵团)知青网 青岛知青网 新浪网 中国天气网 土豆视频网
上海知青网 华夏知青网 东北知青网 网易 中国移动 优酷
柴春泽国际联盟网 中国知青村 商都网 中国联通 携程旅游网
湖南知青网 香港知青联 大旗网 钢琴艺术 淘宝网
中国西部知青网 陕西知青联盟 凤凰网 中原铁道兵 音乐之声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上海知青文艺网 新华网 中国乐谱网 迅雷
老知青网 天津知青网 凤凰知青频道 人民网 搜谱网 星夜钢琴网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管理
网址:www.zyzqw.org QQ:442452120 中原知青QQ群:151811112 豫ICP备11000950号
Copyright©2011-2031 中原知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